《衡水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軍史考證資料》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02-23 17:58:49
分享至:

摘要:《衡水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軍史考證資料》

        原創(chuàng )整理發(fā)表: 衡水市武邑縣張紅梅公眾號梅君小苑
        調查編輯:武邑縣文化館副館長(cháng)魏長(cháng)舉
        目錄
        一、獨四旅最后的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
        二、獨四旅戰史大事記
        三、獨四旅過(guò)渡旅長(cháng)楊秀昆
        四、獨四旅獲軍銜最高者——李希林上將
       五、后續考證資料
       一、獨四旅最后的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
       歷史背景簡(jiǎn)介:
       1945年8月,抗日戰爭勝利時(shí)。八路軍129師創(chuàng )建的晉冀魯豫軍區已下轄:太行軍區、太岳軍區、冀南軍區、冀魯豫軍區。 
       冀南軍區是1938年1月,由八路軍129師386旅副旅長(cháng)陳再道任司令員、冀魯豫省委書(shū)記李箐玉任政委的129師抗日東進(jìn)縱隊挺進(jìn)冀南開(kāi)拓的。同年2月,師政治部副主任宋任窮率129師騎兵團進(jìn)駐冀南、4月在南宮縣成立八路軍129師冀南軍區,司令員陳再道、政委宋任窮,冀南行署黨委書(shū)記李箐玉。5月,129師副師長(cháng)徐向前率3個(gè)團來(lái)到南宮,鞏固發(fā)展冀南軍區抗日根據地。
        獨四旅十一團原副團長(cháng)張明宣口述:
        我在九旅27團當副營(yíng)長(cháng)時(shí),賴(lài)官宜在27團任營(yíng)政教,負責部隊政治紀律和與地方黨組織及群眾協(xié)調,從此熟悉的。
        賴(lài)官宜是福建省寧化縣人,1930年在福建省寧化縣參加紅軍,據說(shuō)當時(shí)才13歲,后隨紅四方面軍長(cháng)征來(lái)到河北省。原是129師師部通訊營(yíng)特派員,1938年5月跟隨129師副師長(cháng)徐向前到冀南軍區。當時(shí)賴(lài)官宜任冀南軍區軍直總支書(shū)記,后調到我們27團任營(yíng)政教。1940年末,冀南行署政治學(xué)校流動(dòng)教育培訓團,來(lái)我轄區開(kāi)展部隊、黨組、社群培訓和發(fā)動(dòng)群眾工作。賴(lài)官宜兼職保衛和協(xié)調流動(dòng)教育團,在本部隊和地方黨組教育活動(dòng),在此期間和流動(dòng)教育團女教員朱同志產(chǎn)生感情。
        1941初,鬼子掃蕩沖散部隊和流動(dòng)教育團,據說(shuō)老鄉把賴(lài)官宜和朱教員倆藏地洞里兩天。正規野戰部隊不允許戀愛(ài)和結婚,            經(jīng)賴(lài)官宜申請,于1941年春離開(kāi)九旅27團正規野戰部隊,調到地方部隊衡水縣獨立營(yíng)任政教,后又調到景北縣縣大隊任政教。我曾勸他留在部隊,他說(shuō)“在哪都能抗日!”。后來(lái)聽(tīng)說(shuō)他到地方部隊后結婚了,好像后來(lái)生了個(gè)女娃。因日偽軍掃蕩厲害,倆口子都有革命工作,無(wú)法撫養,更怕敵人聽(tīng)說(shuō)是抗日人士的孩子而綁架人質(zhì),就把孩子送曲周縣外婆家,姓母親姓氏,對外說(shuō)孩子是舅母生的,管自己叫姑父、姑姑。后來(lái)孩子也不認他們是父母了。
       1943年,由于日軍鐵壁合圍和上級要求精兵簡(jiǎn)政、減少百姓負擔,冀南軍區取消新整編野戰旅、恢復軍分區,旅長(cháng)改為軍分區司令員。取消9旅司令部后,27團劃歸第五軍分區。五分區管轄衡水、武邑、棗強、景縣等地。
       1943年,我調任武邑縣抗日游擊大隊副大隊長(cháng)。這時(shí)賴(lài)官宜也在五分區,擔任景北縣游擊大隊副大隊長(cháng),我又與賴(lài)官宜交往了。
       1944年,我倆分別到太行平原分局整風(fēng)學(xué)習后,賴(lài)官宜先調冀南軍區第五軍分區任獨立一團團長(cháng)(獨立一團由武邑縣、景北縣、阜(城)東(光)縣三縣游擊大隊等組成)。
       1945年,我調任冀南軍區第五軍分區獨立一團任副團長(cháng),從此又在一起工作了。
       1945年底,五分區獨立一團解放衡水城后,與夏津獨立團、四分區32團三個(gè)團,在衡水城組建成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這是由衡水子弟組建的冀南軍區主力野戰部隊。
        由此五分區第一團改為冀南軍區獨四旅11團,第二軍分區夏津獨立團改為10團,第四軍分區32團改為12團,但11團是獨四旅主力團。因10團馬神團長(cháng)當時(shí)腿有傷、野戰任務(wù)少。
        下面是當時(shí)的旅、團領(lǐng)導。
        旅長(cháng):孫仁道,政委:楊樹(shù)根,副旅長(cháng):田厚義。
        10團,團長(cháng):馬神,政委:李開(kāi)道,副團長(cháng):羅文治;
        11團,團長(cháng):賴(lài)官宜,政委:陳飛,副團長(cháng):張明宣;
        12團,團長(cháng):黃承衍,政委:嚴宗三,副團長(cháng):張世蓋;
        一九四六年六月,冀南軍區獨四旅旅長(cháng)孫仁道調任晉冀魯豫軍區獨立旅任政委,冀南軍區三分區副司令趙海楓接任獨四旅旅長(cháng)。九月份,副旅長(cháng)田厚義調任冀南軍區二分區副司令,二分區參謀長(cháng)何濟林接任獨四旅副旅長(cháng)。
        一九四七年三月,晉冀魯豫野戰軍第二縱隊司令員兼任冀南軍區司令員的陳再道,命令冀南軍區獨四旅趙海楓和獨五旅旅長(cháng)范朝利率部參加豫北戰役。
        在二縱司令員陳再道親自指揮下,3月底,在陸續攻占汲縣和內黃縣楚旺鎮時(shí),四旅12團團長(cháng)王俊在衛黃縣陣亡、獨五旅14團參謀長(cháng)何長(cháng)榮在汲縣陣亡、獨四旅旅長(cháng)趙海楓在楚旺鎮受重傷,無(wú)法指揮戰斗,二縱前線(xiàn)司令部隨即電令:任命獨四旅副旅長(cháng)何濟林代理趙海楓的旅長(cháng)職位、十一團團長(cháng)賴(lài)官宜代理獨四旅副旅長(cháng)、指揮獨四旅完成后續作戰任務(wù)(趙海楓旅長(cháng)返回威縣軍區醫院就犧牲了)。
       代理副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也身負輕傷,但仍堅守崗位,配合代理旅長(cháng)何濟林帶領(lǐng)全旅與其他部隊攻占了湯陰城,俘虜國民黨第三縱隊司令孫殿英。
        四月初開(kāi)始,總部前線(xiàn)司令部電令冀南軍區獨四旅、獨五旅、二縱等部隊攻占安陽(yáng)城。進(jìn)攻安陽(yáng)城前要先清除城外守軍據點(diǎn),在攻打安陽(yáng)東北16公里的崔家橋據點(diǎn)時(shí),敵守軍安東先遣軍司令王自全借助城防堅固,拼死抵抗。獨四旅代理旅長(cháng)何濟林負傷,被抬回衡水后方醫院。
        二縱前線(xiàn)司令部隨即電令代理副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代理獨四旅旅長(cháng)職務(wù),負責完成后續作戰任務(wù)。賴(lài)官宜旅長(cháng)指揮獨四旅和獨五旅旅長(cháng)范朝利相互配合,五月初攻克了安陽(yáng)崔家橋敵人據點(diǎn),殲敵2千多人,敵司令王自全逃進(jìn)安陽(yáng)城。期間,冀南軍區獨五旅副旅長(cháng)查茂德(經(jīng)考證4月14日)負重傷,幾天后犧牲。
        隨后,獨四旅政委楊樹(shù)根帶來(lái)后方補充團和俘虜改造的新兵,彌補了獨四旅嚴重的戰斗減員。此時(shí),二縱前線(xiàn)司令部電令:任命賴(lài)官宜為獨四旅旅長(cháng)(政委楊樹(shù)根)帶領(lǐng)獨四旅按期掃清安陽(yáng)城北外圍敵軍據點(diǎn),由北面攻占安陽(yáng)城。
        此后在賴(lài)旅長(cháng)指揮下,與其他部隊分工協(xié)作,十幾天陸續攻占安陽(yáng)機場(chǎng)、袁林(袁世凱陵墓)、袁宅(袁世凱舊宅)、廣益紗廠(chǎng)、安陽(yáng)橋等多處敵軍據點(diǎn),按期完成了清除安陽(yáng)城北外圍據點(diǎn)任務(wù),殲滅敵四兵團司令兼26軍軍長(cháng)王仲廉的整編40師2個(gè)團和部分旅部,俘虜敵旅團級將領(lǐng)數名。
       賴(lài)官宜旅長(cháng)在袁林臨時(shí)駐扎期間,命令部隊砍伐袁林樹(shù)木,制作攻城云梯和擔架,籌備攻占安陽(yáng)城。在此,賴(lài)旅長(cháng)新傷感染、舊傷復發(fā),但賴(lài)旅長(cháng)仍堅持指揮攻打安陽(yáng)城。
        由于駐守安陽(yáng)40軍軍長(cháng)李振清(敵40師改編)在城池堅固,飛機掩護下頑固抵抗,攻打安陽(yáng)城持續到五月下旬,總部命令停止攻打。陳再道司令員率領(lǐng)二縱撤到安陽(yáng)城外圍休整,留下獨四旅、獨五旅和太行軍區繼續監視圍困安陽(yáng)城守敵。
        停戰后,由于我腹部因留存子彈發(fā)炎、行動(dòng)困難、難以擔任獨四旅十一團團長(cháng),賴(lài)旅長(cháng)便令我由安陽(yáng)前線(xiàn)返回衡水團部駐地,籌備團部留守部隊南下支援前線(xiàn)。
        六月中旬,晉冀魯豫軍區命令二縱司令員陳再道,不再兼任冀南軍區司令員,由晉冀魯豫軍區軍政大學(xué)副校長(cháng)徐深吉兼任冀南軍區司令員。新的冀南軍區司令部命令原留守部隊聽(tīng)候統一部署,我因此沒(méi)能再返回獨四旅部隊。
        6月22日開(kāi)始,陳再道司令員率領(lǐng)二縱,跟隨劉伯成司令、鄧小平政委領(lǐng)導的晉冀魯豫野戰軍,扔棄超重武器輜重,突破敵軍封鎖,強渡黃河,挺進(jìn)中原大別山,在國民黨統治的心臟地區創(chuàng )建根據地。
        六月中下旬,賴(lài)官宜旅長(cháng)舊傷復發(fā)嚴重、?;杳?,被送回冀縣分區醫院。時(shí)間太長(cháng),記不清了,不是六月底、就是七月初,在冀縣區醫院去世,由醫院和賴(lài)官宜的妻子及警衛員就近從簡(jiǎn)開(kāi)追悼會(huì )安葬了,土墳只有賴(lài)官宜同志名字也沒(méi)立事跡碑。
        同時(shí),晉冀魯豫軍區命令在安陽(yáng)外圍的冀南軍區獨立四旅、獨立五旅等其他部隊,籌建晉冀魯豫軍區野戰軍第十縱隊,由晉冀魯豫軍區野戰軍六縱司令員王宏坤調任十縱司令員。冀南軍區獨四旅改編為晉冀魯豫軍區野戰軍十縱隊28旅,王宏坤司令員調太岳軍區的楊秀昆任28旅旅長(cháng),接管獨四旅旅長(cháng)職務(wù)完成改編過(guò)渡工作。原冀南獨四旅代理旅長(cháng)何濟林傷未痊愈,返回獨四旅協(xié)助改編過(guò)渡工作,被任命為十縱28旅副旅長(cháng)。
        十縱另轄29旅(原冀南獨五旅,旅長(cháng)李定灼,原旅長(cháng)范朝利調任二縱副司令員)、30旅(其他部隊混編)。8月底宣布十縱組建完成。
        至此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番號在我軍歷史上被取消。賴(lài)官宜作為獨四旅最后一任旅長(cháng),為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的軍史,畫(huà)上了悲壯慘烈的句號。
        以上是我親身經(jīng)歷的冀南獨四旅從建立到取消的過(guò)程。
        冀南軍區獨四旅除首任旅長(cháng)孫仁道任職半年調離(孫仁道于1951年任貴州省軍區參謀長(cháng)時(shí)犧牲,終年38歲),其他旅長(cháng)都過(guò)早的犧牲在崗位上,第二任旅長(cháng)趙海楓任職一年不到就犧牲了,終年33歲。代理旅長(cháng)何濟林任職不足月便負傷離崗。最后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任職不足兩月便犧牲了,年齡不到30歲??梢?jiàn)當時(shí)解放戰爭的悲壯慘烈。
        1948年,晉冀魯豫軍區野戰軍改為中原野戰軍(后又改為第二野戰軍)。同年,劉伯承領(lǐng)導的原晉冀魯豫軍區及所轄冀南軍區等劃歸聶榮臻領(lǐng)導的晉察冀軍區,改編為華北軍區。
        前線(xiàn)戰場(chǎng)瞬息萬(wàn)變,除了活著(zhù)的當事人記憶,文字有時(shí)很難留存。1947年6月中旬,陳再道卸任冀南軍區司令員,6月底,就率領(lǐng)二縱和部分原冀南軍區前線(xiàn)司令部人員,渡過(guò)黃河挺進(jìn)大別山打游擊。隨后,冀南軍區獨四旅改編為晉冀魯豫軍區野戰軍十縱28旅時(shí),賴(lài)官宜已去世,他既不屬新冀南軍區,也不屬十縱28旅,更不屬南下的二縱部隊。
        十縱在轉移到桐柏山時(shí),被國民黨軍隊在柳林鎮打了伏擊,部隊幾乎被打散,王宏坤司令員險些犧牲。以上是后來(lái)十縱28旅(原冀南軍區獨四旅)流散回來(lái)的戰友說(shuō)的。
        原冀南軍區后方留守領(lǐng)導和新的冀南軍區領(lǐng)導都不了解二縱領(lǐng)導的獨四旅前線(xiàn)詳細情況。所以,1952年,賴(lài)官宜墓由冀縣遷葬華北軍區烈士陵園時(shí),我已退伍,也難作證了。華北軍區按接管的冀南軍區后方舊有檔案,以冀南軍區獨四旅十一團團長(cháng)身份,將賴(lài)官宜遷葬到華北軍區烈士陵園。賴(lài)官宜家屬認為,人已故,其他皆無(wú)意義,只希望烈士早日遷葬安息。那時(shí)革命活下來(lái)的人,誰(shuí)都沒(méi)想過(guò)解放后職務(wù)待遇名利問(wèn)題,很多人回農村種地,享受和平生活就很知足??傊?,我們僥幸活下來(lái)的人,享受戰友用生命換來(lái)的安康幸福,永遠都不能忘記他們!
        (以上內容由魏長(cháng)舉根據冀南軍區獨四旅十一團原副團長(cháng)張明宣口述業(yè)余考證整理。采訪(fǎng)時(shí)間:一九八九年)
        張明宣,1910年生于四川萬(wàn)源縣,1933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隨紅四方面軍長(cháng)征來(lái)到河北省,曾任紅軍排長(cháng);1938年1月,跟隨129師陳再道東進(jìn)縱隊下設的30人組建的抗日支隊,由山西來(lái)到冀南,當這支隊伍在冀南擴大到一個(gè)營(yíng)時(shí)任職連長(cháng);1940年,八路軍129師將冀南擴大的抗日隊伍整編成冀南軍區七個(gè)野戰旅,張明宣在冀南軍區新編第九旅27團任副營(yíng)長(cháng);1942年任營(yíng)長(cháng),帶領(lǐng)一個(gè)營(yíng)在景縣龍華活動(dòng);1943年,調任武邑縣抗日游擊大隊副大隊長(cháng)主持軍事全面工作(當時(shí)規定正隊長(cháng)由縣長(cháng)兼任、政教由縣委書(shū)記兼任,副隊長(cháng)和副政教由野戰部隊配備);1945年,調到冀南軍區第五軍分區擔任獨立一團副團長(cháng);1946年初,任冀南軍區獨四旅十一團副團長(cháng)。因腹部中彈取不出,行動(dòng)困難,1950年退伍落戶(hù)在武邑縣石海坡村,曾任武邑縣革委會(huì )副主任。
        二、獨四旅戰史大事記
        1945年末,衡水縣城解放,在衡水縣城由衡水子弟組建成立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旅長(cháng)孫仁道、副旅長(cháng)田厚義、政委楊樹(shù)根。
        1946年初,獨四旅就出師山東,征戰三春集、呂潭、柘城,解放山東東明縣。
        1946年6月,趙海楓接任獨四旅旅長(cháng),何濟林接任副旅長(cháng)。獨四旅參加了隴海路反擊戰。
        1946年8月至年底,獨四旅參加定陶戰役、鄭南戰役、鉅(野)金(鄉)魚(yú)(臺)等戰役。
        1947年3月,獨四旅在河南新鄉地區參加豫北戰役。
        3月底,在豫北戰役楚旺戰斗中,旅長(cháng)趙海楓受傷被抬回后方醫院后犧牲。
        4月初,副旅長(cháng)何濟林代理旅長(cháng),十一團團長(cháng)賴(lài)官宜代理副旅長(cháng)。率領(lǐng)獨四旅參加安陽(yáng)戰役。
       4月上旬,代理旅長(cháng)何濟林在安陽(yáng)戰役攻打崔家橋戰斗中負傷,被抬回衡水后方醫院。二縱首長(cháng)電令副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代理獨四旅 旅長(cháng),完成后續作戰任務(wù)。賴(lài)官宜指揮獨四旅完成了解放崔家橋任務(wù)。
         5月初,二縱首長(cháng)電令賴(lài)官宜擔任獨四旅旅長(cháng) ,要求獨四旅按期掃清安陽(yáng)飛機場(chǎng)、袁林、袁宅等安陽(yáng)外圍據點(diǎn)守敵后,攻陷安陽(yáng)城。  
        5月下旬,上級命令獨四旅停止進(jìn)攻安陽(yáng)城,改攻占為圍困安陽(yáng)城,以吸引敵援軍,支援主力部隊強渡黃河挺進(jìn)中原大別山。
        6月底,晉冀魯豫部隊陸續強渡黃河挺進(jìn)大別山。
        獨四旅旅長(cháng)賴(lài)官宜因傷病從安陽(yáng)前線(xiàn)返回冀縣后方醫院后犧牲。
        政委楊樹(shù)根代理獨四旅工作。
        7月,政委楊樹(shù)根協(xié)助上級籌建十縱工作。
        代理旅長(cháng)何濟林傷未痊愈,提前返回部隊協(xié)助改編工作。
        8月, 獨四旅改編為十縱28旅。旅長(cháng)楊秀昆、副旅長(cháng)何濟林、政委楊樹(shù)根。
        至此冀南軍區獨四旅番號取消。
        三、獨四旅改編十縱28旅過(guò)渡旅長(cháng)楊秀昆
        楊秀昆(1911—1993)重慶市巫溪縣人,原名楊秀坤。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歷任鄂豫皖紅4軍連長(cháng)、營(yíng)長(cháng)、副團長(cháng)、團長(cháng);參加了紅四方面軍長(cháng)征。
       1939年,任冀中軍區第10軍分區第27團團長(cháng)??箲饎倮?,任鄂西北軍區第2軍分區司令員。
        1947年,楊秀昆部隊被國民黨部隊打散,楊秀昆只身討飯返回太岳軍區等待分配工作。
        1947年8月,十縱司令員王宏坤籌建十縱部隊,任命楊秀昆為十縱28旅旅長(cháng)(政委楊樹(shù)根),接任冀南軍區獨立第4旅旅長(cháng)職務(wù),進(jìn)行改編過(guò)渡。
        十縱后改為桐柏軍區,楊秀昆任桐柏軍區第28旅旅長(cháng)(政委楊樹(shù)根)。
        桐柏軍區后改為第二野戰軍58軍,楊秀昆任58軍副軍長(cháng)兼172師師長(cháng)(172師即原28旅)
        1949年,楊秀昆任47軍副軍長(cháng),此時(shí)軍長(cháng)是1955年授銜中將軍銜的曹里懷。1955年楊秀昆沒(méi)有被授軍銜,這是因為:1954年,楊秀昆在他的廣州部隊駐地,因瑣事和妻子吵架,情急之下,他拔槍射擊。據說(shuō)當時(shí)連開(kāi)五槍?zhuān)撬拮記](méi)死。因這件事,          楊秀昆被取消軍籍,失去評定軍銜資格。
        他長(cháng)期擔任河南省民政廳的副廳長(cháng)。
        1993年5月,楊秀昆在武漢去世,享年82歲 。
        楊秀昆是冀南軍區獨立第四旅改編十縱28旅的過(guò)渡旅長(cháng)。
        四、原獨四旅獲軍銜最高者——李希林上將
       李希林,1930年出生于河北冀州。1945年在衡水參軍,任冀南軍區獨四旅通訊員兼司號員,部隊改編為十縱28旅后,任通訊班長(cháng),隨部隊征戰到廣州。
        1955年授中尉軍銜。
        1957年,李希林在廣州軍區司令部,親自布置抓獲準備從深圳逃往香港的原國民黨四川省主席王瓚。
        1988年,任廣州軍區參謀長(cháng),國家恢復軍銜制后授中將軍銜。
        1992年,任廣州軍區司令員。
        1994年,被授予國家恢復軍銜制后最高軍銜,上將軍銜。
        五、后續考證資料(有待完善)
        了解到的原獨四旅團職及以上干部,建國初期授銜將軍有四人。
        1、原政委楊樹(shù)根少將,解放初任廣州軍區炮兵政委,晚年廣州軍區副政委。1998年在廣州去世。
        2、原副旅長(cháng)田厚義少將 ,解放初任湖南軍區副司令,晚年全國政協(xié)委員,1987年武漢去世。
        3、原副旅長(cháng)何濟林少將,解放初任解放軍獸醫大學(xué)校長(cháng),晚年任吉林農業(yè)大學(xué)校長(cháng),1983年去世。
        4、原獨四旅十二團副團長(cháng)張世蓋少將,解放初任公安部隊第三師師長(cháng) ,晚年任第二炮兵副參謀長(cháng),2000年去世。
        魏長(cháng)舉簡(jiǎn)介:
        魏長(cháng)舉,衡水市武邑縣何家莊人,曾任武邑縣文化館副館長(cháng)。退休后,任河北省群眾文化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縣詩(shī)詞楹聯(lián)學(xué)會(huì )理事。他創(chuàng )辦了文學(xué)刊物《勁草》,刊登詩(shī)詞、楹聯(lián)、謎語(yǔ)、散文、小說(shuō)等,出版有 30 多期。為保證《勁草》的正常出版,他撰寫(xiě)的詩(shī)詞、楹聯(lián)、文章最多。被縣委宣傳部、縣詩(shī)詞楹聯(lián)學(xué)會(huì )授予“武邑縣詩(shī)詞楹聯(lián)優(yōu)秀創(chuàng )作者”稱(chēng)號。他還主動(dòng)發(fā)起成立何家莊愛(ài)心服務(wù)社,社員后來(lái)達到100人。多種媒體曾對魏長(cháng)舉的感人事跡進(jìn)行宣傳報道,被人們譽(yù)為“文明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