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隸總督蔣攸铦家族與保定滿(mǎn)城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03-02 05:43:33
分享至:

摘要:《直隸總督與保定古城》之十一直隸總督蔣攸铦家族與保定滿(mǎn)城

《直隸總督與保定古城》之十一 直隸總督蔣攸铦家族與保定滿(mǎn)城

吳蔚 

     在保定滿(mǎn)城區,一直流傳有關(guān)于蔣大人及其家族的故事,眾說(shuō)紛紜。那么這個(gè)蔣大人到底是誰(shuí)

蔣攸铦生平

      蔣攸铦(1765—1830)字穎芳,號礪堂,漢軍鑲紅旗人。先祖由浙江遷遼東襄平,從清軍入關(guān)后立籍直隸省寶坻,但蔣氏家族卻世居保定滿(mǎn)城縣。蔣攸铦天資聰穎過(guò)人,乾隆四十九年(1784)中進(jìn)士,年僅十九歲,改庶吉士,授編修,先后充任福建、貴州、陜西等省考官,后遷御史,江西按察使,云南、江蘇布政使,江蘇巡撫,江南河道總督,兩廣總督,四川總督,在任內察吏安民、興利除弊、頗有政績(jì)。道光二年(1822),召授刑部尚書(shū)。道光三年四月五日(1823年5月15日)蔣攸铦以刑部尚書(shū)授直隸總督。

      原來(lái)直隸久旱,一百多個(gè)州縣受災,糧價(jià)昂貴,官民凋蔽,農民難以糊口,整飭與調劑兩難。蔣上任后,首先抓賑災。六月,一面上奏皇帝請求賑災,“以直隸連年災賑,見(jiàn)值久旱繼潦,田禾受傷,恐糧價(jià)日昂,農民艱于口食,請截南漕四十萬(wàn)石,存天津北倉,以備緩急”。得到朝廷批準。這時(shí),永定河因大雨連綿,水勢異漲,北三工、南二工及北中汛先后出漕漫灘,形勢非常危險。他一面赴工地督辦防汛,一面上奏“奉職無(wú)能,致屢經(jīng)漫口”,自請處分。正趕上方興直隸水利,以守制丁憂(yōu)的江南河道總督、署工部侍郎張文浩管理此事,他奏“請飭文浩趕工查勘,以免貽誤”。道光認為其“所奏不為無(wú)見(jiàn)”,“但永定情形與南河異,卿仍應留心,不可以張文浩熟悉河務(wù),遂全然諉卸也”。將直隸治河的責任硬壓在“不諳河務(wù)”的蔣攸铦肩上。不久,北運河亦有漫口,照成案,由各廳汛賠修。經(jīng)過(guò)一番努力,他們修復了永定河南二工金門(mén)閘,又挑挖出水減河,筑護村堤埝等,各處險工平穩度汛。他又奏請查辦災務(wù)。全省百佘州縣先后報災,蔣攸铦奏請飭部速撥賑餉銀一百二十萬(wàn)兩,經(jīng)費銀六十萬(wàn)兩,用于賑災。十一月奏“永定河自康熙三十七年(1698)始建堤工,嗣因下游受淤,至乾隆三十七年(1772)河已六徙。此后沙積淤停,去路不通,屢有旁溢之患。近見(jiàn)河流北趨,方冬水涸,尚不免潰堤蟄埽,若不籌備,來(lái)年汛漲可憂(yōu)。因勘估減水閘、越堤工程,請于浙江、江西、湖南、江蘇、廣東封存款內,提銀五十萬(wàn)兩,解交藩庫,以備支發(fā)”。經(jīng)部議準行。十二月奏,“災欠州縣,來(lái)春青黃不接之時(shí),須商販流通,以資接濟,請將奉天(今遼寧)米船,暫免納稅。至災重之區,春耕未齊必須展賑者三十八州縣,不可使災黎失所,又不可多糜帑項,臣極意樽節,尚需撥銀二十萬(wàn)兩”。得旨全部采納其建議。道光四年(1824)二月,請修永定河閘壩,以工代賑。這次賑災共用銀二百萬(wàn)兩,可賑濟解決不了根本問(wèn)題,還是有大批災民逃荒出關(guān),扶老攜幼,堵塞路途。道光切責蔣攸铦,飭令所在有司加以禁止,毋玩視民瘼。蔣攸铦據實(shí)上奏:“近海東南一帶,積水之區,至今未涸,災民得賑后,仍赴奉天等地營(yíng)生,禁之適必擾民”,道光只好放行。張文浩補江南河道總督,派工部侍郎程含章同蔣籌辦畿輔治河工程。他們詳加查勘,不久蔣攸铦指出直隸治水的重點(diǎn)有9處:東淀、西淀、大清河、永定河、子牙河、南運河、北運河、天津???、千里長(cháng)堤,此9項工程刻不容緩,請求先撥銀一百二十萬(wàn)兩,次第開(kāi)工治理。他的奏請得到批準,開(kāi)始治河工程。光緒《畿輔通志》在《河渠略》中收錄程含章《總陳水患情形疏》《擇要疏河以纖急患疏》《論漳河不宜筑堤書(shū)》,并且同時(shí)收有蔣攸铦等具名合奏的《治水大綱疏》,傾注了蔣攸铦的心血。這年夏,被賞加授協(xié)辦大學(xué)士仍留直隸總督任。為給清廷擴大征收,蔣攸铦奏請將其所查七萬(wàn)余頃荒地向地方招墾,控制了私墾、私征、借名霸占土地等弊事。又請將熱河道、承德府官員三年撤回,與內地道府官員進(jìn)行對調,或另聽(tīng)補用,以防尾大不掉,滋生事端。道光五年(1825),御黃壩以南運河河道淤甚,江廣各幫糧船留滯者達一百九十余萬(wàn)石,無(wú)法全部盤(pán)運北來(lái),而天津到通州的北運河又多古淺新淤,難以順暢通船,道光帝擔心至冬令時(shí)節逾加難行,若北風(fēng)驟起,必將糧船連串凍阻于內河,命蔣攸铦速想辦法。蔣攸铦千方百計把滯留漕糧接到直隸境內,受到皇帝嘉獎。五月,蔣攸铦再次對千里堤的防護進(jìn)言,汛期將近,為防重蹈覆轍,提出了六點(diǎn)建議:(一)責成各防汛官員盡職盡責全力防守;(二)責令地方官民維護修繕;(三)嚴禁亂占、妨礙河淀,以便蓄池;(四)酌設交叉河道的垡船;(五)添設汛弁水手,并移駐防汛人員;(六)對面臨險情的河道工段處,應建有防護圍墻,并筑防風(fēng)堤段,以防大汛。此六項明確兩淀垡船,衩夫,移改管河員弁駐所,添建巡防堡房等措施,得到清廷肯定,并責成有關(guān)官員及地方紳士百姓,嚴守不怠。對盡心職守者,不可埋沒(méi)其功。這道長(cháng)堤直到今天仍為保護天津市、津浦、京九鐵路以及海河下游廣大地區的安全,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作用。他對家鄉治河所做的貢獻,是不應忘懷的。

      一品大學(xué)士

      道光五年(1825)六月,清廷命協(xié)辦大學(xué)士直隸總督蔣攸铦為大學(xué)士,仍留直隸總督任。在其六十大壽時(shí),清廷賞賜道光帝御書(shū)“宣勤篤祜”匾額、福壽字及壽佛、如意、冠服等物,并拜體仁閣大學(xué)士。“體仁”即躬行仁道?!吨芤?middot;乾》“君子體仁,足以長(cháng)人”?!洞呵镒髠?middot;襄公九年》“是于《周易》曰:‘《隨》,元亨利貞,無(wú)咎。’元,體之長(cháng)也;享,嘉之會(huì )也;利,義之和也;貞,事之干也。體仁足以長(cháng)人,嘉德足以合禮,利物足以和義,貞固足以干事”。體仁閣為太和殿東廡正中之閣,始建于明永樂(lè )十八年(1420),明初稱(chēng)文樓,嘉靖時(shí)改稱(chēng)文昭閣,清改稱(chēng)體仁閣,順治三年(1646)重修,乾隆四十八年(1783)六月毀于火,當年重建,閣坐東面西,為上下二層,黃琉璃瓦廡殿頂,面闊9間,進(jìn)深3間,坐落在崇基之上,下層明間為雙扇板門(mén),左右各3間為檻窗,一碼三箭式直欞窗每間兩扇。上層樓7間,四面出廊,前檐裝修斜格欞花槅扇28扇,明間辟門(mén)前出階。凡散館,清書(shū)試翻譯、試詩(shī)賦均于此。曾收藏清代各朝御容,后為清內務(wù)府緞房。由此旗人蔣攸铦以自己的突出政績(jì)成為文官之首——正一品的大學(xué)士。到道光五年十月二十八日(1825年12月7日)蔣攸铦方被召回京,任直隸總督二年六個(gè)月。

      蔣攸铦被召回京后,任軍機大臣上行走,管理刑部。后以回疆平叛贊劃之功晉升為太子太保。道光七年(1827)授兩江總督,晉太子太傅。九年(1829)病卒。蔣攸铦精敏強識,與人一面一言,盡管經(jīng)歷數十年后仍記憶不爽。一生勇于任事,不曲意奉迎,尤長(cháng)於察吏薦賢,任內所舉各級官吏后多以事功名節而著(zhù)稱(chēng)。蔣攸铦著(zhù)有《勸民息錢(qián)歌》《繩枻齋集》《黔軺紀行集》。其子編撰《繩枻齋年譜》存世。

      有一個(gè)問(wèn)題很值得注意歷任直隸總督中,在直隸總督任內升任為正一品官員的共有6人,即:那蘇圖、蔣攸铦、琦善、訥爾經(jīng)額、桂良、李鴻章。其中唯一一位任體仁閣大學(xué)士的直隸總督則是道光朝的蔣攸铦。要研究這個(gè)問(wèn)題,首先要知道什么是大學(xué)士。大學(xué)士為官名,唐天寶初,于崇玄署(管理釋道的官署)置大學(xué)士一人,由宰相兼領(lǐng)。至德時(shí),于集賢殿書(shū)院置大學(xué)士。貞元時(shí)罷,為文學(xué)著(zhù)作之官。五代后梁曾置金鑾殿大學(xué)士。北宋時(shí)設置漸廣,多系優(yōu)禮大臣的官銜。明太祖廢丞相,仿宋殿閣學(xué)士制設立,以大學(xué)士充皇帝顧問(wèn)。至明中葉遂即以大學(xué)士為內閣長(cháng)官,起草詔令;批答奏章,官品雖低而實(shí)握宰相之權。清代雖提高品級,官至一品,職任反不重要。雍正中設立軍機處,此后大學(xué)士的職權就為軍機大臣所替代。惟軍機大臣及內外各官中資望特高之大臣者,仍授大學(xué)士作為榮典銜。盡管如此,清代大學(xué)士仍是內閣首腦,正一品,居文官之首席,人們習稱(chēng)大學(xué)士(包括協(xié)辦大學(xué)士)為“拜相”,極受尊崇。

      大學(xué)士都以紫禁城內皇家宮殿建筑殿閣名入銜,明設中極、建極、文華、武英等殿和文淵閣、東閣大學(xué)士,無(wú)定員。清乾隆十年(1745)以后,大學(xué)士專(zhuān)以三殿(保和殿、文華殿、武英殿)三閣(文淵閣、體仁閣、東閣)入銜。三殿(保和殿、文華殿、武英殿)三閣(文淵閣、體仁閣、東閣)均為清代故宮內建筑,大學(xué)士以紫禁城內皇家宮殿建筑殿閣名入銜,表明皇帝對朝廷股肱大臣在形式上的尊崇倚重。清乾隆十年(1745)以后規定大學(xué)士滿(mǎn)、漢各二人,協(xié)辦大學(xué)士滿(mǎn)、漢各一人,均為文臣最高的官位,除少數例外,漢人非翰林出身不授此官。如上述6位在直隸總督任內升任正一品的官員中,那蘇圖授領(lǐng)侍衛內大臣,成為加封最高武職銜的直隸總督;李鴻章則因鎮壓太平軍和捻軍被清王朝依為“中興之臣”而升為文華殿大學(xué)士——各大學(xué)士之首;其余四人中琦善、訥爾經(jīng)額、桂良皆系滿(mǎn)人,蔣攸铦是旗人??梢钥闯?,包括方觀(guān)承、曾國藩、袁世凱等五十一位漢人直隸總督在直隸總督任上都沒(méi)有熬到文官之首——正一品的大學(xué)士。

      家族居滿(mǎn)城

      據《滿(mǎn)城縣志料》記載:“蔣攸铦,號礪堂,原籍襄平人氏。曾任直隸總督、兩廣總督、軍機大臣、體仁閣大學(xué)士。惟其先世墳墓皆在升賢村西,雖未入籍滿(mǎn)城,取幼時(shí)必游釣于此,故在寺內讀書(shū)耳”。

      又據定居北京的蔣氏后裔蔣龍光先生出示提供的譜牒,記載有蔣攸铦五世祖蔣毓英遷至滿(mǎn)城縣楊家佐村,蔣攸铦自幼在該村寺院讀書(shū)。升賢村即楊家佐、柳家佐村,寺即楊家佐村玉川寺,俗稱(chēng)三教堂。由此斷定生活在楊家佐村的這個(gè)蔣大人就是蔣攸铦,蔣家稱(chēng)之為“中堂老太爺”。

      埋葬在滿(mǎn)城的蔣氏先人:

      蔣毓英,字集公,以蔭生知泉州府??滴醵辏?683),清人得臺灣,督撫會(huì )疏交薦,遂調臺灣知府。既至,經(jīng)理三縣疆域,集流亡,勤撫字,相土定賦,以興稼穡。臺灣固有學(xué)宮,制度未宏。二十四年,與巡道周昌拓而大之。又設義學(xué),教子弟,勗以孝悌力田之道,一時(shí)稱(chēng)良吏焉。二十八年,升湖南鹽驛道。士民告留,不得,建祠以祀。舉家遷滿(mǎn)城,康熙四十六年(1707)卒。蔣毓英為蔣龍光先生之八世祖。生子國祥。

      蔣國祥,字夢(mèng)村,歷任南康同知、長(cháng)盧鹽運使。為蔣龍光先生之七世祖。生子韶年??滴跷迨四辏?719)與毛德琦同訂《廬山志》并重新刻版印刷桑喬《廬山紀事》。為挖掘搜集資料,“身歷目睹”,跑遍了廬山南北,但他吟詩(shī)較少,僅存一首《木瓜洞》詩(shī):“匡山最絕處,廠(chǎng)屋托幽遐。面面峰爭起,時(shí)時(shí)日照斜。石沖泉嘯虎,樹(shù)逼路驚蛇。道士今何在?煙蘿老木瓜”。曾為雍正乙卯補刊本《三命通會(huì )》作序。(序文略)

       蔣韶年,字臨皋,遼寧遼陽(yáng)人。隸漢軍鑲藍旗,官江蘇布政司理問(wèn),遷山東平度州知州。著(zhù)有《吏隱集詩(shī)鈔》四卷。乾隆丁巳長(cháng)盧鹽運使蔣國祥以事謫戍軍臺,其子韶年,屢求代父不得。壬戌五月,出塞省父,慟哭求臺帥,帥憐之,為奏請,果獲諭旨。其父歸,尋卒,韶年旋亦放還。乾隆五十四年(1789)卒。為蔣龍光先生之六世祖。有二子,為五祖,長(cháng)子攸欽,次子攸铦。

      蔣攸铦(1766—1830),字穎芳,號礪堂。為蔣龍光先生之五世祖,家中稱(chēng)“中堂老太爺”。有子霖遠、蔚遠。

       蔣蔚遠(1802—1860),清漢軍鑲藍旗人,字濂孫,一作廉生。道光進(jìn)士。道光二十八年(1848)起歷任山東按察使、河南布政使等職。咸豐元年(1851),升任貴州巡撫。當洪秀全進(jìn)軍長(cháng)沙時(shí),他發(fā)兵援湘。四年興農民起義軍進(jìn)軍四川,他督兵鎮壓失敗,革職留任。九年苗民起軍攻陷丹江廳,他憂(yōu)懼成疾,未幾病死。為蔣龍光先生之四世祖。撰有《繩枻齋年譜》。

       二世祖蔣哲生,曾任山東道臺。祖輩兄弟七人,其祖父蔣向云為長(cháng),任候補鹽大使,1913年卒。以上八世均葬于滿(mǎn)城。

     至今楊家佐村流傳著(zhù)許多蔣大人的軼事:楊家佐村西有“蔣家墳”,昔日墳體高大,翠柏蒼松,埋葬的就是蔣攸铦的祖父,司姓為其看墳后定居這里。蔣氏祠堂由司洛金、司洛良管理,司洛鵬搬到臨村吳家莊去看守蔣家墳(吳家莊在楊家佐村西,離蔣家墳較近)。蔣大人攸铦自小生活在楊家佐村,住在村南玉川寺(三教堂)孔子殿里讀書(shū),在諸多同學(xué)之中,他最受先生的疼愛(ài)和器重。據老人傳說(shuō),夜課結束后,學(xué)生陸續從屋里走出來(lái),等到蔣大人攸铦時(shí),頭和兩肩頂有三盞燈,唯有先生能夠看到,知其以后必能成大器,于是將畢生所學(xué)悉數傾授之。

      有一天,夜課放學(xué),先生突然發(fā)現蔣攸铦身上只剩兩盞燈,急忙將他叫到僻靜處問(wèn)之:“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傷天害理之事”?蔣大人攸铦被問(wèn)愣了,說(shuō):“沒(méi)有哇,我一直按圣賢之意處世,豈敢造次”。先生讓他好好想想,蔣攸铦左思右想,還是想不出什么來(lái)。后來(lái)腦袋嗡了一下,他拍了拍腦門(mén),“先生,有這樣一件事情,張家老五要我替他寫(xiě)一紙休書(shū),我雖然寫(xiě)好了,但還沒(méi)有給他送去,是不是與此有關(guān)嗎”?蔣大人說(shuō)。先生趕忙讓他拿出來(lái)仔細看了一遍,嚴加訓示,燒掉休書(shū)并罰蔣大人跪在孔圣人像前懺悔。三天后,蔣大人攸铦三盞燈再現,先生的心總算才放下來(lái)。

      從此以后,蔣攸铦更加勤奮讀書(shū),學(xué)業(yè)有成,赴京趕考,金榜題名。他愛(ài)民如子,體貼民意,在任直隸總督時(shí),曾下令免去滿(mǎn)城縣羅家井村的賦稅,村民感恩戴德,為紀念蔣大人,改村名為永安莊。他還拿出自己的養廉銀用于維修小時(shí)候讀書(shū)的玉川寺(今楊家佐小學(xué))。

      蔣攸铦由于自幼生長(cháng)在民間,深感百姓疾苦。相傳在任直隸總督時(shí),他光宗耀祖,衣錦還鄉,到村里祭祀祖宗、看望親屬及眾鄉親,不管后來(lái)任兩廣總督、湖廣總督、四川總督,還是刑部尚書(shū)、軍機大臣、體仁閣大學(xué)士,官居一品,位極人臣,每次回家鄉探親,都是到滿(mǎn)城就下了轎子步行,一路走到村里。進(jìn)村步行是中華民族非常重視的敬祖習俗,蔣大人在尊重先祖和本地區的禮俗方面,可謂典范。據了解,這些年中,蔣家后人也多次到滿(mǎn)城探鄉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