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保定老字號“槐茂”淪落,百姓的憤怒和遺憾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03-29 04:46:38
分享至:

摘要:老廠(chǎng)遷出古城保定,產(chǎn)品外地貼牌銷(xiāo)售——古城保定老字號“槐茂”淪落,百姓的憤怒和遺憾

古城保定老字號“槐茂”淪落,百姓的憤怒和遺憾
吳蔚



 
繼古城保定老字號“槐茂”老廠(chǎng)由七一路遷至定興,引起輿論一片嘩然后,今日又曝出:保定特產(chǎn)槐茂醬菜包裝上產(chǎn)地為衡水市,為委托衡水市地方廠(chǎng)家代加工生產(chǎn)。
 
老廠(chǎng)遷出古城保定,產(chǎn)品外地貼牌銷(xiāo)售——保定老字號“槐茂”淪落,是保定人民的憤怒和遺憾。“槐茂”是古城保定文化的重要文化載體和特殊標志,絕對不能毀滅在我們這一代人手里,否則,我們將是愧對祖先的歷史罪人。
 
      現分享兩篇回憶文章,作為古城文化的守望者,我們呼吁:保定槐茂是古城保定的標志性文化名片,應整體盡早盡快回歸古城,不能再在商業(yè)套路和勾兌中,徹底在保定喪失、淪落。
 
 
“槐茂”的新生
 
戴晨光
 
 
      保定槐茂醬園已有300年的歷史。解放后,在黨和政府的大力扶持下,生產(chǎn)和經(jīng)營(yíng)發(fā)展很快。公私合營(yíng)以后,經(jīng)過(guò)企業(yè)改造,成立了保定槐茂醬菜廠(chǎng)。從此,被譽(yù)為保定三宗寶之一的槐茂醬菜,獲得了飛速發(fā)展。
 
      槐茂醬園開(kāi)業(yè)于清朝康熙十年,即公元1671年。創(chuàng )始人系由北京遷來(lái)保定的趙氏夫婦,起初以賣(mài)涼糕為業(yè),后來(lái)用幾口大缸在西大街開(kāi)設門(mén)市改營(yíng)醬菜,因店旁有一株古槐,故名槐茂醬園。由于艱苦創(chuàng )業(yè),經(jīng)營(yíng)得法,生意日漸興隆。從20世紀初至30年代,由于槐茂醬菜制作精細,質(zhì)地優(yōu)良,深受廣大群眾歡迎,因而逐漸形成傳統名牌,馳名國內外,隨之槐茂醬園也就名聲大振。當時(shí)有大缸2400口,廠(chǎng)房3所,從業(yè)人員50余人,企業(yè)固定資產(chǎn)、流動(dòng)資金總值達10萬(wàn)余元,為保定醬業(yè)首戶(hù)。
 
       1937年9月保定淪陷后,槐茂醬園開(kāi)始衰落,加上股東趙氏家族內部矛盾日趨尖銳,遂于1941年將企業(yè)分為三股,由趙澤南代表一股繼承槐茂號,趙少農代表一股于1942年開(kāi)設永茂號。日本投降后,槐茂號另一個(gè)股代表趙星如于1946年開(kāi)設槐昌永號。開(kāi)始三戶(hù)雖能維持,但已有虧蝕。后由于國民黨政府發(fā)動(dòng)內戰,苛捐雜稅日甚一日,加上交通阻塞,三戶(hù)生意冷落,只憑老底掙扎。其中尤以槐茂號為最,除上述原因外,又由于經(jīng)營(yíng)不善,股東揮霍無(wú)度,致使企業(yè)瀕臨破產(chǎn)的邊緣。
 
 
      保定解放后,在黨的“發(fā)展生產(chǎn),繁榮經(jīng)濟,公私兼顧,勞資兩利”的政策指導下,市政府大力扶植有利于國計民生的私營(yíng)工商業(yè),通過(guò)銀行貸款、聯(lián)購聯(lián)銷(xiāo)、加工訂貨等一系列的扶植措施,槐昌永、永茂號都得到較快的恢復與發(fā)展,槐茂號也從困境中解脫出來(lái),恢復了正常營(yíng)業(yè)。
 
 
      1953年黨的過(guò)渡時(shí)期總路線(xiàn)、總任務(wù)公布后,保定醬業(yè)工商業(yè)者經(jīng)過(guò)學(xué)習,對黨的關(guān)于資本主義工商業(yè)進(jìn)行社會(huì )主義改造的方針、政策有了初步了解,認識到私營(yíng)工商業(yè)逐步納入國家資本主義軌道,是私營(yíng)工商業(yè)者惟一的光明大道。因此,不少戶(hù)積極做公私合營(yíng)的準備,特別是當時(shí)任河北省工商聯(lián)副主任的永茂號經(jīng)理趙少農,學(xué)習總路線(xiàn)后就提出要求,申請公私合營(yíng)。
 
 
      1954年隨著(zhù)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市場(chǎng)上對醬菜需求量增加,加上外銷(xiāo)任務(wù)擴大,保定市場(chǎng)一時(shí)出現供不應求的狀況。醬業(yè)一些不法資本家乘機降低產(chǎn)品質(zhì)量,用以次充好等手段牟取暴利,引起群眾不滿(mǎn),紛紛要求提高質(zhì)量,保證供應。
 
 
      中共保定市委、保定市人民政府為了穩定市場(chǎng),維護人民群眾的利益,一方面在全市私營(yíng)工商業(yè)中開(kāi)展貨真價(jià)實(shí)運動(dòng),一方面決定本著(zhù)資方自愿、國家需要和有改造可能的原則,對有代表性的私營(yíng)醬園實(shí)行公私合營(yíng)。永茂號股東趙少農得知這個(gè)消息后,即與全順合、裕慶隆、土特產(chǎn)聯(lián)營(yíng)公司等3戶(hù)聯(lián)名向市委、市政府申請公私合營(yíng)。中共保定市委報請中共河北省委批復后,經(jīng)過(guò)緊張的籌備,于1954年9月底實(shí)現了公私合營(yíng),成立了公私合營(yíng)保定醬菜制造廠(chǎng)。
 
      1955年初,中共保定市委做出公私合營(yíng)的決定,其目的是進(jìn)一步擴大保定市醬菜生產(chǎn)規模,提高醬菜產(chǎn)量,恢復具有傳統的槐茂醬菜生產(chǎn),以滿(mǎn)足群眾的需求。因槐茂醬菜在國內外享有盛譽(yù),故決定公私合營(yíng)后以“保定槐茂醬菜制造廠(chǎng)”作為廠(chǎng)名,同時(shí)將槐茂號吸收進(jìn)來(lái),與其他4戶(hù)一起公私合營(yíng),使原4戶(hù)實(shí)行公私合營(yíng)變?yōu)?戶(hù),根據擴展公私合營(yíng)方案要求,1955年4月2日起,由保定市工業(yè)局、市工會(huì )各抽1人與下廠(chǎng)干部3人組成5人工作組,具體進(jìn)行公私合營(yíng)的準備工作。工作組在區工會(huì )、工商聯(lián)的密切配合下,本著(zhù)先易后難,先工人后資本家的方法,采取召開(kāi)積極分子和資本家及其代理人座談會(huì ),組織資方及代理人學(xué)習會(huì )及個(gè)別訪(fǎng)問(wèn)等形式,了解到這幾戶(hù)的基本情況,為公私合營(yíng)方案的實(shí)施奠定了基礎。
 
      槐茂號,有大缸176口,從業(yè)人員7至8人,現時(shí)已業(yè)不抵債。
 
      槐昌永,有大缸135口,資金3500余元,從業(yè)人員9人。
 
       魁盛號,于1863年開(kāi)業(yè),股東陳耕畬?zhuān)?jīng)營(yíng)醬業(yè)為主,兼營(yíng)雜貨。有大缸908口,資金1.38萬(wàn)元,從業(yè)人員16人。
 
      文興棧,1916年開(kāi)業(yè),股東孫伯華。該號以經(jīng)營(yíng)醬業(yè)為主,兼營(yíng)酒類(lèi)。其產(chǎn)品醬菜、調料等,除供本市外,還銷(xiāo)往保定地區各縣及京廣沿線(xiàn)城鎮。有資金1.34萬(wàn)元,從業(yè)人員18人。
 
      聚和成,股東周明岐,1936年開(kāi)業(yè),店鋪作坊用房52間,占地7畝,主營(yíng)醬菜,兼營(yíng)雜貨、海味、茶業(yè)、酒類(lèi)。有大缸392口,從業(yè)人員15人。
 
      在摸清各企業(yè)基本情況的同時(shí),也掌握了資本家、代理人及職工對公私合營(yíng)的態(tài)度和反應。這5戶(hù)的資本家及代理人,多數在工商聯(lián)的幫助下,認識到走公私合營(yíng)道路是惟一光明大道,加上看到已合營(yíng)單位的優(yōu)越性,希望早日實(shí)現公私合營(yíng),他們幾戶(hù)聯(lián)合申請呈報政府公私合營(yíng),還表示愿將企業(yè)紅利及房屋除照顧個(gè)別股東生活困難外,其余全部作股投入。文興棧經(jīng)理王祿增為了生產(chǎn)合營(yíng)兩不誤,一方面積極作合營(yíng)準備,向有顧慮的資方及家屬講明政策,一方面主動(dòng)找各商戶(hù)聯(lián)合訂立購菜合同,并與其他經(jīng)理研究創(chuàng )造合營(yíng)條件?;辈澜?jīng)理趙守誠,為了防止因債務(wù)影響合營(yíng),賣(mài)掉非生產(chǎn)房屋還清外債?;泵栆蛸Y產(chǎn)倒掛,經(jīng)理趙澤南表示把賣(mài)家具還債的余款湊足300元入股??⑻柟蓶|陳耕畬數次來(lái)信表示歡迎公私合營(yíng),并委托代理人代他辦理一切合營(yíng)事宜。但也有個(gè)別股東或代理人存有疑慮,如聚如成股東周鳴岐擔心公私合營(yíng)后花錢(qián)不方便,無(wú)力維持全家及常年有病的女兒生活,提出合營(yíng)后每月需140元的生活費和醫藥費。為此,市工商聯(lián)派副主任范國棟和行業(yè)主任王祿增三次登門(mén)向其講明黨的政策,并幫助他算細賬,使他了解到合營(yíng)后入股有定息,收入不會(huì )降低,從而解除了周鳴岐的顧慮,表示同意公私合營(yíng)??⑻柎砣嗽份嬊?,因年紀大擔心合營(yíng)后被解雇,因此,聽(tīng)到要公私合營(yíng)了,準備辭職回家。經(jīng)過(guò)向他交待政策,并用永茂號合營(yíng)后,妥善安排老職工的事例開(kāi)導他,幫助他解除了顧慮,積極參加合營(yíng)的準備工作。經(jīng)了解5戶(hù)有職工約60名(其中生產(chǎn)工人22名),對公私合營(yíng)絕大多數持積極歡迎態(tài)度,都在以實(shí)際行動(dòng)爭取早日實(shí)現合營(yíng)。如魁盛號過(guò)去卸菜要雇臨時(shí)工,而現在職工發(fā)揮互助精神,打破舊例,僅卸菜一項每天節省4個(gè)臨時(shí)工開(kāi)支?;辈拦と硕卮儋Y方賣(mài)掉非生產(chǎn)用房,還清外債,為公私合營(yíng)創(chuàng )造條件。特別是聚和成工人,經(jīng)過(guò)工會(huì )組織和工作組的啟發(fā)教育,覺(jué)悟提高很快,為了爭取早日合營(yíng),他們主動(dòng)放棄長(cháng)期未能解決的1953年年福利問(wèn)題。但也有個(gè)別工人認為“合營(yíng)不合營(yíng)一樣吃飯”,還有的怕合營(yíng)后制度嚴,顧家不便,年老的職工存有怕失業(yè)的思想。工作組了解到這些情況后,在區工會(huì )的配合下,宣傳黨的政策,作細致的思想工作,使他們提高了認識,積極參加了合營(yíng)工作。
 
      在工人覺(jué)悟提高,資本家自愿的基礎上,又經(jīng)與資本家協(xié)商,于1955年6月初,市政府領(lǐng)導同志召集各股東及代理人會(huì )議,正式簽訂了公私合營(yíng)協(xié)議書(shū),并建立了由13人組成的公私合營(yíng)籌備委員會(huì ),其中公方代表2人,工人代表4人,資方代表7人,公方代表杜慶文任主任委員,資方代表王祿增、劉聚武任副主任委員?;I備委員會(huì )下設清估、章程起草和生產(chǎn)管理3個(gè)小組,根據合營(yíng)生產(chǎn)兩不誤的精神,籌備委員會(huì )自1955年6月14日正式開(kāi)始工作。
 
      第一步首先進(jìn)行清產(chǎn)估資工作。這項工作在籌委會(huì )領(lǐng)導下,由清估小組具體組織實(shí)施。工作開(kāi)始后,先組織學(xué)習黨的方針政策,在此基礎上制定了清估辦法。清估小組下分工具、家具、炊具3個(gè)組,具體掌握各種物資的請點(diǎn)和初估,首先由資方進(jìn)行自估,然后在公方具體掌握下進(jìn)行復估,使清估工作真正做到“公平合理,實(shí)事求是”。
 
      初估開(kāi)始后,發(fā)現工人有寧低勿高的思想,對資方估高的立刻提出意見(jiàn),對估低了的就什么也不說(shuō)。對此,籌委會(huì )立即向職工進(jìn)行補課教育,進(jìn)一步貫徹黨的“公平合理,實(shí)事求是”的政策,糾正了偏低現象。而在資方則出現了高估或瞞估的現象,如:聚合成經(jīng)理對沒(méi)有使用價(jià)值的破缸蓋也提出要估價(jià),個(gè)別經(jīng)理將企業(yè)的東西拿回家使用,企圖不估。對此,清估小組一方面繼續宣傳黨的政策,加強思想教育,幫助他們端正態(tài)度。一方面發(fā)現問(wèn)題及時(shí)予以糾正,保證清估工作正常進(jìn)行。如:文興棧的風(fēng)窗子,初估為36元,發(fā)現偏低后而改為60元?;辈?954年花14元買(mǎi)的新三屜桌,初估只估了2.5元,發(fā)現偏低后,馬上進(jìn)行重估,最后估為8元。
 
      在清估中,對生產(chǎn)工具和家具的估價(jià),按照生產(chǎn)需要情況,結合市場(chǎng)價(jià)格,并參考1954年已公私合營(yíng)的保定醬菜制造廠(chǎng)清估原則進(jìn)行,同時(shí),對資方心愛(ài)的物品給予適當照顧。為了使合營(yíng)工作順利進(jìn)行,對資方估的價(jià)格與市場(chǎng)出入不大的即按資方意見(jiàn)估價(jià),因此,資方對清估結果很滿(mǎn)意。經(jīng)過(guò)初估、復估,5戶(hù)生產(chǎn)工具、家具清估結果為:大缸2037口(其中小缸468口),價(jià)值10180.35元,比原賬面減低2.07%,其他生產(chǎn)工具及家具共價(jià)值16067.01元,比原賬面減少4.03%。
 
      房產(chǎn)的清估是在先清點(diǎn)房屋198.5間(包括敞棚)后分三步進(jìn)行的。首先由房產(chǎn)交易所按市場(chǎng)價(jià)格進(jìn)行初估,初估結果為33380元,接著(zhù)由資方試估,資方根據交納房屋自估43835元,最后經(jīng)清估小組評估為37939元。
 
      最后對原材料、成品、半成品、商品、債權、遞延資產(chǎn)和其他零星流動(dòng)資金清估結果為48872.5元。
 
       各項清估后,實(shí)有資產(chǎn)總值為113058.86元(不含債權債務(wù))。
 
       第二步,經(jīng)過(guò)公方代表和股東、經(jīng)理充分醞釀協(xié)商組成了董事會(huì ),并進(jìn)行了合營(yíng)后的人事安排。董事會(huì )由7人組成,公方代表2人,私方代表5人,公方代表杜慶文任董事長(cháng),私方代表魁盛號股東陳耕畬任副董事長(cháng)。文興棧股東孫伯華、楊茂堂,聚和成股東周明岐,槐昌永股東趙懋堂及公方代表馬占祿任董事。行政組織人事安排是:廠(chǎng)長(cháng)杜慶文(公方),副廠(chǎng)長(cháng)王祿增(私方)、劉聚武(私方)。生產(chǎn)計劃股,趙守誠(私方)任股長(cháng),石國棟(私方)任副股長(cháng);財務(wù)股,尹慶林(公方)任股長(cháng),史亨吉(私方)任副股長(cháng);經(jīng)營(yíng)股,蘆昆山(私方)任股長(cháng),陳巨川(私方)任副股長(cháng)兼門(mén)市部主任;總務(wù)股,苑輯卿(私方)任股長(cháng),楊茂堂(私方)任副股長(cháng)。其他原私方實(shí)職人員根據量才使用的原則,貫徹對私方人員包下來(lái)的政策,均作了適當安排,因此,資方人員十分滿(mǎn)意。
 
       第三步,在籌委會(huì )領(lǐng)導下,由公方1人、私方2人組成章程起草小組,負責公私合營(yíng)章程起草工作。工作開(kāi)始前,組織學(xué)習了有關(guān)章程內容和起草章程意義的文件,而后,根據5戶(hù)實(shí)際情況,參考公私合營(yíng)保定醬菜制造廠(chǎng)章程進(jìn)行。章程草稿寫(xiě)出后,經(jīng)董事會(huì )討論通過(guò),報請市政府批準后執行。
 
       第四步,籌委會(huì )在經(jīng)上級批準后對幾個(gè)具體問(wèn)題作了妥善處理,處理情況是:
 
       關(guān)于1954年和1955年上半年盈余分配問(wèn)題。根據1953年上級批準的原則,結合各單位具體情況,一般的除繳納所得稅外,資方紅利占37%左右,公積金占45%左右,福利基金占18%左右。擴大開(kāi)支部分,屬于哪個(gè)范圍的由哪方負擔。
 
      關(guān)于資方人員生活困難和代理人酬金問(wèn)題。因這個(gè)問(wèn)題只有聚合成一家存在,根據資方紅利自由支配的原則和本著(zhù)適當解決實(shí)際困難的精神,經(jīng)過(guò)充分協(xié)商,將聚合成現存的745元現金中的500元,分紅股東周明岐以解其生活困難,余下部分作代理人酬金。這樣處理后,雙方都表示滿(mǎn)意。
 
      關(guān)于零用錢(qián)的發(fā)放和調整職工福利問(wèn)題。根據勞動(dòng)局的規定,在公方代表作好工人思想工作的基礎上,經(jīng)過(guò)工人與資方協(xié)商,按照1954年零用錢(qián)的50%由資方發(fā)給工人。關(guān)于福利待遇,去掉不合理部分,保留毛巾、肥皂、浴票及理發(fā)票。
 
      整個(gè)籌備工作進(jìn)程中,由于公方代表緊緊依靠工人群眾,發(fā)揮骨干作用,對資方做深入細致的思想工作,解決了工人、資方一些實(shí)際問(wèn)題,故此進(jìn)行比較順利,做到了合營(yíng)生產(chǎn)兩不誤。
 
      籌備工作于8月初結束,8月10日,保定市工業(yè)局正式批準槐茂號、槐昌永、魁盛號、聚和成、文興棧5戶(hù)實(shí)行公私合營(yíng),成立了公私合營(yíng)保定槐茂醬菜制造廠(chǎng)??倧S(chǎng)設在魁盛醬園,另設2個(gè)生產(chǎn)廠(chǎng)和3個(gè)門(mén)市部。
 
      隨后,在魁盛醬園召開(kāi)了慶祝大會(huì ),公方代表杜慶文,私方代表王祿增及工人代表都在會(huì )上發(fā)了言,表示擁護合營(yíng),并決心以搞好生產(chǎn)的實(shí)際行動(dòng)慶祝公私合營(yíng)。
 
      1956年6月15日,保定市人民政府為了使醬菜滿(mǎn)足市場(chǎng)供應,決定擴大生產(chǎn)規模,將技術(shù)力量集中起來(lái),提高產(chǎn)品質(zhì)量和產(chǎn)量,于是將公私合營(yíng)保定槐茂醬菜制造廠(chǎng)與公私合營(yíng)保定醬菜制造廠(chǎng)合并,定名為保定槐茂醬菜廠(chǎng)。這次合并使原槐茂的三股(槐茂、永茂、槐昌永)又合到了一起,為保定傳統優(yōu)質(zhì)產(chǎn)品——槐茂醬菜的發(fā)展創(chuàng )造了條件。
 
      保定槐茂醬菜廠(chǎng)的成立,調動(dòng)了工人的積極性,他們以主人翁的態(tài)度參加生產(chǎn),為保證市場(chǎng)供應、滿(mǎn)足人民生活需要做出了貢獻。如工人張鶴鳴為了提高醬油質(zhì)量,在方有才、曹江等工人的幫助下,經(jīng)過(guò)反復試驗,找到了醬油質(zhì)量不過(guò)關(guān)的原因,將原來(lái)6個(gè)火道改為1個(gè)火道,使醬油質(zhì)量大大提高。
 
       為了擴大生產(chǎn),政府投資修建了腌菜池、暖氣房,增設電磨等生產(chǎn)設備,從而改善了生產(chǎn)工藝,縮短了生產(chǎn)周期,提高了產(chǎn)品質(zhì)量,增加了生產(chǎn)。
 
      合并后,槐茂醬菜廠(chǎng)充分利用技術(shù)力量的優(yōu)勢,在發(fā)展原有傳統產(chǎn)品的同時(shí),積極研制新成品,到1956年6月底,共研制新產(chǎn)品33種。到9月份又研制成功醬菜罐頭,并運往天津出口試銷(xiāo),僅第四季度就銷(xiāo)往國際市場(chǎng)1000箱,提高了槐茂醬菜在國際上的聲譽(yù)。
 
      全廠(chǎng)還大力開(kāi)展增產(chǎn)節約運動(dòng),廣泛采用代用品,為國家節約資金。僅以鋸末和醬油渣代替燃料,3個(gè)月節約煤炭9.5噸。
 
      保定槐茂經(jīng)歷了300年坎坷歷程,在黨的對資改造方針指引下,煥發(fā)了青春,獲得新生,在發(fā)展醬菜事業(yè)中做出了貢獻。
 
      此文錄自《河北文史資料全書(shū)保定卷(上)》
 
      趙守詮先生漫話(huà)槐茂醬園
 
    (保定人民廣播電臺廣播音頻整理)
 
 
 
 
 
 
槐茂號經(jīng)理趙仲蕓
 
      韋亞娟(以下簡(jiǎn)稱(chēng)“韋”):我特別請來(lái)了河北工藝美術(shù)學(xué)校的教授、雕塑家趙守詮老師,趙守詮,1939年生,河北保定人。畢業(yè)于中央美院雕塑系,河北工業(yè)美術(shù)學(xué)校副教授。曾參加安源、西柏坡、雁翎隊等紀念館的雕塑創(chuàng )作,多件作品陳列于博物館、紀念館。如今保師附校門(mén)庭大浮雕壁畫(huà)和“時(shí)空回眸”都是趙守詮為母校傾情創(chuàng )作的作品。同時(shí),趙守詮先生也是老“槐茂醬園”的后裔。我們將要講到西大街的老槐茂,特別請到趙老師講述咱們保定府“老槐茂”產(chǎn)品的文化,今天趙老師將就“老槐茂”的故事,和大家做詳細的介紹。下面我們有請趙老師您來(lái)談一談。
 
      趙守詮(以下簡(jiǎn)稱(chēng)“趙”):大家好。我們都知道“老槐茂”已經(jīng)有三百年的歷史了,可以說(shuō)是咱們保定乃至河北省非常有名的一個(gè)老字號。過(guò)去西大街宴樂(lè )園往西來(lái)不遠,長(cháng)春園南鄰,就是在現在的永華路和西大街交口的東北角這個(gè)位置,歷史上過(guò)叫做二道口子,就是保定府知名的老字號——槐茂。
 
      作為老槐茂的后代后人要談老槐茂,當然是很感慨,這里邊首先我有一首詩(shī)歌,作者是保定教育工會(huì )的老秘書(shū),現在早去世幾十年了,他寫(xiě)過(guò)保定槐茂的產(chǎn)品的一個(gè)打油詩(shī)。他說(shuō):
 
      保定特產(chǎn)持名久,甜醬、薄瓜、伏秋油。
 
      果仁兒、糖蒜質(zhì)而美,豆豉、子羅味更優(yōu)。
 
      佛手五香最佳品,龍須、什錦玉珍饈。
 
      甘露、銀條春不老,醋膏釀臨水長(cháng)流。
 
 
      它就是把保定槐茂老醬園的這些產(chǎn)品都概括了一下,槐茂醬園,三百年的歷史在保定,恐怕有史記載的商號都沒(méi)有是吧?幾乎是也就是這一家。但是更主要的是它的產(chǎn)品,作為一個(gè)地方產(chǎn)品它有它的歷史淵源,有它的發(fā)展過(guò)程,這里邊幾方面我簡(jiǎn)單的說(shuō)這么幾句就行了。
 
      比如說(shuō)第一就是說(shuō)我們的祖籍是紹興,從紹興遷到北京來(lái),那時(shí)候又要想當師爺,祖上說(shuō)??墒且驗槭裁搓P(guān)系說(shuō)不清了,后來(lái)就奔保定來(lái)了。在來(lái)了保定以后,也不是隨便就腌起了小咸菜,也不是像有人傳說(shuō)的什么賣(mài)金膏,不是一來(lái)就做起了醬菜,為什么?因為在祖籍的時(shí)候,可能就有這方面的根基根由,所以到了這兒來(lái)以后就經(jīng)營(yíng)了醬菜、醬園,這么一下,就傳承了幾百年。當然它的產(chǎn)品,我是說(shuō)他飲食文化產(chǎn)品的根由,應該說(shuō)是從祖籍談起。所以他為什么隨隨便便就能把醬菜做得這么好呢?它和對原來(lái)紹興祖籍的一些飲食習慣結合起來(lái)了,發(fā)揚了、挖掘了。另外還有比如說(shuō)還賣(mài)什么?他還把紹興老酒引到保定來(lái),大量的賣(mài)紹興老酒,這也說(shuō)明他是紹興人,與祖籍大有關(guān)聯(lián)。
 
      到了保定府這以后,最初槐茂醬園門(mén)臉很小,就是一個(gè)柜臺房,還有一個(gè)帳房,沒(méi)有貨房,就是一棵大樹(shù),這棵大樹(shù)大概有一米粗,整個(gè)從大西門(mén)進(jìn)城,走到了第一道口子,很遠就看到了。你就看吧,街上就是一棵茂盛的大槐樹(shù),綠影遮街,古色古香。我的祖上也就是因為有這棵槐樹(shù),才起了個(gè)字號叫“槐茂”,這也是企盼興隆,希望買(mǎi)賣(mài)做得好一些,所以起了個(gè)槐茂。當然了,這棵樹(shù)現在也早就因為擴成馬路或者城市建設,也就消失了。
 
       因為槐茂這個(gè)產(chǎn)品做得好,槐茂的祖上都在古城保定是總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我的爺爺那一輩,那是在保定是很有名的;我大伯也是保定市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河北省工商聯(lián)的副主任,他們都在這方面有作為,就是說(shuō)他不僅僅是經(jīng)營(yíng)一個(gè)產(chǎn)品,而且人還非常急公好義,受人尊重。
 
       剛才主要講到了槐茂的產(chǎn)品的淵源,是涉及到家族的歷史。因為光有這些東西是不行的,這樣一個(gè)老字號發(fā)展從他開(kāi)始到后來(lái),經(jīng)歷了一個(gè)很漫長(cháng)的過(guò)程,他絕不是那種封建的、那種自我閉塞的模式來(lái)發(fā)展的,而是他需要和很多同行的進(jìn)行競爭,更主要的是交流。比如說(shuō)到,那時(shí)候還沒(méi)有京漢鐵路,我們的祖上不辭勞苦,據說(shuō)是經(jīng)常到北京去,到京城到哪兒呢?六必居,六必居的東家據說(shuō)也姓趙,到底會(huì )怎么回事?我是說(shuō)不清這個(gè)事。而且到山東的濟南找,還有一個(gè)玉堂醬園去請高師,就是說(shuō)他這里邊不是自己獨來(lái)獨往,而是這里邊就有資本主義經(jīng)濟發(fā)展的一種交流形式,這里面也可以看到商際、人際的關(guān)系,應該是這樣看這個(gè)問(wèn)題,這是一方面。
 
 
      今天我想更主要的要談一談就是槐茂醬菜,更主要的是它的產(chǎn)品,比如說(shuō)它的產(chǎn)品為什么好,首先是選料好,比如說(shuō)選料,那時(shí)候選都是固定的農家來(lái)生產(chǎn),到時(shí)候就送來(lái),甚至是幾十年都來(lái)往,甚至是幾輩子人都來(lái)往。例如,保定城東我若干年前走過(guò)一趟大陽(yáng)、中陽(yáng)一帶,大陽(yáng)、中陽(yáng)那里種象牙蘿卜,據他們老鄉就說(shuō),我們是世世代代種這種蘿卜,專(zhuān)送“老槐茂”。
 
      韋:就是說(shuō)咱們的老槐茂有固定的原料的生產(chǎn)基地。
 
      趙:對自己去傳、選,原料選的很精良,而且來(lái)往都很好。比如說(shuō),在我這個(gè)年齡來(lái)說(shuō),我都聽(tīng)說(shuō)一些什么南大園陳家有個(gè)叫陳山老老前輩,過(guò)去就是種菜的,供應槐茂菜,我還都聽(tīng)說(shuō)過(guò),甚至世代以后,都有所耳聞。
 
      再一個(gè)就是說(shuō)什么它的產(chǎn)品的制作精良,比如說(shuō)醬菜,咱們都愛(ài)吃醬小菜,醬菜它腌了以后用咸腌了以后,它成了形以后,它必須還得脫鹽,用水來(lái)脫鹽,使它淡化了,不能說(shuō)太咸了,淡了以后,然后再用醬來(lái)腌漬,來(lái)“醬”。
 
      這個(gè)“醬”呢,是他槐茂的特點(diǎn),他作醬,完全是過(guò)去手工的那一套東西,那種工藝過(guò)程時(shí)間比較長(cháng),周期很長(cháng),所以做出來(lái)的面醬還原糖的成分很高,所以保定的面醬叫甜面醬,所以它的醬菜腌出來(lái)以后,不但色澤好,而且不咸,田咸適宜,你覺(jué)得吃的很香的,你就著(zhù)米飯都能吃。北京全聚德烤鴨用的面醬,就是保定槐茂醬,保定的面醬在北京也吃開(kāi)了。我就記得我在北京上學(xué)的時(shí)候,吃炸醬面,一吃不是味,人家說(shuō)了,北京叫黃醬,對不對?它不是你保定的甜面醬。
 
      韋:到河北之后,好多很多城市、好多地方的醬都是黃醬,而不是咱們的甜面醬。那個(gè)時(shí)候家里來(lái)個(gè)客人,家里也這樣,小紙簍,裝上一紙簍槐茂醬菜,裝上一紙簍面醬,作為待客的禮品。
 
      趙:槐茂的醬,不是現在光是甜面醬,那時(shí)候有這么幾種,比如說(shuō)有什么呢?除了甜面醬以外,有豆豉醬、西瓜豆豉醬、西紅柿豆豉醬,還有老陳醬叫黑醬,當然腌過(guò)小菜醬的叫“乏醬”。“乏醬”腌過(guò)小菜的,不許賣(mài)。這個(gè)是不能賣(mài)了,就處理了。對,他是這樣。當然,菜的品種也很多。他很講究工藝的過(guò)程的精細,這是一方面。
 
      再一個(gè)就是他的創(chuàng )新意識,不斷的創(chuàng )新,你比如說(shuō)錦州那邊有蝦油,槐茂老前輩們,組織菜農到錦州去學(xué)習種小黃瓜,然后用“蝦油黃瓜”來(lái)出一種新產(chǎn)品,這槐茂東家組織菜農到那去取經(jīng),嫁接出來(lái)一種小黃瓜,所以叫蝦油黃瓜。他槐茂的甜菜,按說(shuō)咱們北方?jīng)]有什么甜菜,槐茂的甜菜,最好的就是糖蒜,但是糖蒜是非常好的,我吃過(guò),家里留那么一點(diǎn),說(shuō)這是老字號當時(shí)留下來(lái)的,你嘗嘗,確實(shí)是好,確實(shí)是好。
 
      韋:我聽(tīng)趙先生介紹,您老家就是紹興,您祖上是從紹興帶來(lái)的槐茂醬菜工藝。
 
      趙:你看以前的自然經(jīng)濟,發(fā)展到后來(lái),它都一個(gè)行業(yè)多出自某一個(gè)地方,這個(gè)是有道理的。是吧?另外槐茂還有一點(diǎn),除了創(chuàng )新意識以外,就是他的經(jīng)營(yíng)思想,經(jīng)營(yíng)思想它比如說(shuō)“童叟無(wú)欺,貨真價(jià)實(shí)”,這樣明懸店內,那就明著(zhù)說(shuō),我們就是這樣,用現在的話(huà)來(lái)講,這叫誠信經(jīng)營(yíng)。所以他那個(gè)醬做出來(lái)以后,如果不到期,我哪怕柜臺上斷了檔,斷了貨,我也絕不上,絕不上,那是非??季?,非常嚴格的。由于有了這樣的經(jīng)營(yíng)思想,這些槐茂我們祖上的老前輩,他們不僅僅是認真地經(jīng)營(yíng),還要很好的來(lái)研究一些文化。比如說(shuō)像他們這種能夠看出來(lái)的——他們那種儒家思想,因為我們到北方來(lái),從紹興怎么到北方來(lái)呢,是想當師爺,是文化人。逐漸的怎么又失去就業(yè)了,我也說(shuō)不清。所以現在還有一定的文化傳承,咱們就是“溫、良、恭、儉、讓”的這種儒商作風(fēng),所以德高望重,幾代保定幾代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都出自趙宅,總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就是在我家的一個(gè)二爺。后來(lái)解放后的保定市的工商聯(lián)主任,那是我一個(gè)伯父,后來(lái)他是河北省工商聯(lián)的副主任,由于積極參加社會(huì )主義改造,還作為工商業(yè)的代表到北京受到毛主席的接見(jiàn)。那時(shí)候家里拿給我,讓我看照片,說(shuō)你看,這是毛主席每個(gè)代表都給了一張照片,我一看這真是,那就覺(jué)得很光榮。就是說(shuō)隨時(shí)的識時(shí)務(wù),要求自己不是特別那種奸商一樣,不是那樣的,對人很忠厚,所以他幾代人都是這樣一個(gè)作風(fēng)。所以保定槐茂能夠存在,它很重要的一點(diǎn)就是說(shuō)人,人際關(guān)系、人品、經(jīng)商思想、產(chǎn)品精良,再加上祖傳的一些飲食習慣,它集合而成的。這就是公私合營(yíng)以前的我所記憶的老槐茂和我所認識的老槐茂。當然還有很多世代人人的事兒,家里很多事兒我都還記得很清楚,記憶猶新,那是。當然了,在時(shí)代風(fēng)云中我也背了很多“背鍋”,這些就不去談他了。
 
       韋:不管怎么說(shuō),老槐茂之所以有三百年的歷史,有它這么著(zhù)名的知名度,有它就像我們的趙老師所說(shuō)的,從選料上,從做工上,從方方面面、從企業(yè)文化上、從做人上,每一點(diǎn)都不可或缺的,每一點(diǎn)都是非常重要的。
 
      趙:家里管得非常嚴,你說(shuō)起來(lái)趙氏家族那是吃大鍋飯的,除了老奶奶老爺爺們老一輩人吃小灶,可以自己做飯,我們小的時(shí)候都是吃大鍋飯。來(lái)了幾十車(chē)大西瓜,做“西瓜豆豉醬”,誰(shuí)也不能動(dòng)一個(gè),我小的時(shí)候我想吃一個(gè),結果哭了,家里那一頓揍,也沒(méi)讓吃。家教非常嚴格,治家有方啊,以致我們的企業(yè)也是非常有方的。
 
       韋:我想咱們老槐茂的這種傳統,真的是值得好多現代的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者去學(xué)習,如果想經(jīng)營(yíng)好一個(gè)企業(yè),首先要做好人,這是根本。我們的好多國內外的知名人士到保定來(lái),呼喚西大街的老槐茂??梢哉f(shuō)老槐茂在所有的老保定的心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我們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也是非常呼喚老槐茂。大家都共同一個(gè)呼聲,希望有一天恢復老槐茂。
 
      趙:保定文化界,比如說(shuō)已故的老先生魏際昌,他就在一次座談會(huì )上呼喚,他說(shuō)老槐茂無(wú)論如何要恢復,這是保定的名牌。再比如說(shuō)河大的著(zhù)名教授書(shū)法家熊任望先生,他在座談會(huì )上講,老槐茂給我印象就像紹興的咸亨酒店,咸亨酒店是魯迅筆下的一個(gè)亮點(diǎn),同樣,保定也有這樣一個(gè)老槐茂,作為傳統老字號的亮點(diǎn),應該煥發(fā)他的青春,其他比如說(shuō)王逸民老先生、王春元校長(cháng)等等,談到西大街,一直呼吁。有位老槐茂的職工,叫史恒吉,他說(shuō)我從十八歲就到老槐茂,這一生在老槐茂干了幾十年,他說(shuō)當年早期,那個(gè)時(shí)候保定府最著(zhù)名的九大醬園,最興旺、最繁榮、最知名的當屬老槐茂,應該煥發(fā)精神。還有一位老工商界者叫做魏潤民,他說(shuō)我在西大街干了幾十年,可以說(shuō)家家戶(hù)戶(hù)商店的情況我印象很深,每天出現在西大街,他說(shuō)有幾家老字號,老槐茂是其中一個(gè),所以這些百姓們都有一個(gè)共同呼聲,希望有一天在西大街還能再次看到老槐茂,因為這是保定飲食文化遺產(chǎn)重要的組成部分。
 
 
       韋:我想今天請趙老師來(lái),不僅僅他是美術(shù)學(xué)校的教授,最重要的他是作為槐茂后裔來(lái)談?wù)劚6ǜ幕泵u菜,非常有它歷史的底蘊和現實(shí)的意義,可信度更高。趙老師有關(guān)槐茂這個(gè)話(huà)題,其實(shí)還有很多內容要講,今天看來(lái)只能講到這,我真是意猶未盡的感覺(ju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