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shù)品鑒會(huì )——保定已故當代美術(shù)名家十五人作品展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3-06-21 21:41:08
分享至:

摘要:【藝術(shù)品鑒會(huì )】翰墨遺香——保定市已故當代美術(shù)名家十五人作品展


 
       2023年6月15日,由中共保定市委宣傳部、保定市文學(xué)藝術(shù)界聯(lián)合會(huì )指導,保定市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主辦,保定市中國畫(huà)學(xué)會(huì )協(xié)辦的“翰墨遺香——保定市已故當代美術(shù)名家十五人作品展”隆重開(kāi)幕,開(kāi)幕式后舉辦了展覽作品藝術(shù)品鑒會(huì )。
 
       雷彥民、李文崗、彭靜、劉發(fā)起、吳占良、滑曉軍、參展美術(shù)名家的親友代表以及我市美術(shù)界、收藏界藝術(shù)家代表等出席了藝術(shù)品鑒會(huì ),大家從各自不同的視角,對十五位已故美術(shù)名家的人品藝品、創(chuàng )作特色、藝術(shù)風(fēng)格、藝術(shù)貢獻等,敞開(kāi)心扉展開(kāi)了熱烈的討論和交流。藝術(shù)品鑒會(huì )由河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保定市中國畫(huà)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袁輝主持。
 
 
研討會(huì )發(fā)言摘錄
 
 
       雷彥民(保定市文聯(lián)黨組書(shū)記):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提出中華文明五個(gè)突出特性,舉辦這次活動(dòng)是貫徹落實(shí)總書(shū)記講話(huà)的具體舉措,通過(guò)把保定市已故當代美術(shù)名家的作品展示出來(lái),讓更多的藝術(shù)工作者和人民群眾汲取其藝術(shù)養分和精神力量,從而更好地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賡續歷史文脈。
 
 
        李文崗(河北省美協(xié)副主席、市文聯(lián)主席):今天的藝術(shù)品鑒會(huì )與眾不同,一是藝術(shù)品鑒通常情況是邀請理論家或畫(huà)家一起研討,但是今天邀請了親友團參與,讓人感到了溫情;二是人們習慣性地往前看,很少有往回看,往回看是為了溯源找到來(lái)路;三是這次展出的作品總體感覺(jué)能給人一種”靜氣“,我們把這些老藝術(shù)家的作品展示出來(lái)讓人們重溫,靜下來(lái)向傳統學(xué),這樣大家在藝術(shù)的道路上才能越走越高,越走越遠,從而為保定的藝術(shù)事業(yè)做出更大的貢獻。
 
 
        李延(華北理工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袁輝轉述):讀黃胄先生的作品,腦子里總是閃現一個(gè)詞“火熱的生活”。黃胄以豐富的生活為依托,以造化為師,將中國畫(huà)的傳統技藝與時(shí)代氣息相契合,筆法奔放,墨色變化豐富,筆意簡(jiǎn)練而形象準確。這其中最著(zhù)名的就是他筆下的毛驢。20世紀的中國美術(shù)彰顯了中國畫(huà)在一個(gè)時(shí)代的偉大復興,這些國畫(huà)大師們在取材和表現上都有自己獨特的風(fēng)格和獨門(mén)絕技,像世人皆知的徐悲鴻的馬、齊白石的蝦、李可染的牛、婁師白的小鴨子等……黃胄先生筆下的毛驢可稱(chēng)得上筆墨趣味獨特,爐火純青,臻于化境。但黃胄先生的絕技不僅僅是小毛驢,還有馬、少數民族人物甚至小金魚(yú)等等。但無(wú)論何種題材,他的畫(huà)面總有著(zhù)生生不息的生活氣象,他被譽(yù)為生活“美”的代言人。很榮幸能在今天的展覽中一睹黃胄先生的佳作,作為保定籍的著(zhù)名畫(huà)家,黃胄先生亦是保定美術(shù)的驕傲,套用一句時(shí)下的流行語(yǔ),黃胄對于當代中國美術(shù)是一個(gè)“現象級”的存在,愿此現象能給中國畫(huà)創(chuàng )作帶來(lái)更多思考!
 
        侯一民,河北高陽(yáng)人。說(shuō)到侯一民先生,感覺(jué)很難用一個(gè)準確的詞匯來(lái)定義他的藝術(shù)領(lǐng)域和成就,因為他涉獵寬泛并在每個(gè)領(lǐng)域都成就卓著(zhù)。他是著(zhù)名的畫(huà)家,油畫(huà)、國畫(huà)兼擅,還是中國壁畫(huà)學(xué)會(huì )首任會(huì )長(cháng);他是雕塑家,曾完成15萬(wàn)個(gè)陶瓷雕塑人物制作;他還是美術(shù)教育家,著(zhù)作等身。他更是藝術(shù)設計師、園林設計師、插畫(huà)設計師……
 
        侯一民先生一生沒(méi)有賣(mài)出過(guò)一幅畫(huà),不是賣(mài)不出而是舍不得賣(mài),但在座的您肯定收藏過(guò)他的作品。不只是您,全國人民都收藏他的作品,因為他是第三、第四套人民幣的設計者,雖然現在是電子貨幣時(shí)代,紙幣使用較少了,但我們每個(gè)人都曾有一張人民幣“大團結”——1元券上的女拖拉機手、2元券上的機床工人、5元券上的煉鋼工人、10元券上的工農兵代表均由侯一民先生繪制。他是"中國美術(shù)終身成就獎"獲得者。他的作品造型嚴謹,氣勢宏大,追求外來(lái)藝術(shù)與民族傳統和地方特色的融會(huì )貫通,他是中國當代美術(shù)史上燦若星辰的藝術(shù)家,他用畫(huà)筆描繪著(zhù)一個(gè)時(shí)代的風(fēng)貌與精神,用不同形式的作品感染著(zhù)我們。
 
        高山仰止入星河,景行行止藝成蹊——致敬侯一民先生和他的藝術(shù)人生,并祝“翰墨遺香——保定市已故當代美術(shù)名家十五人作品展”圓滿(mǎn)成功!
 
 
       劉發(fā)起(保定市文聯(lián)副主席、市美協(xié)主席):這次展覽的舉辦、作品集的出版、藝術(shù)品鑒會(huì )的召開(kāi)意義深遠,特別感謝市委宣傳部、市文聯(lián)、參展藝術(shù)家親友和社會(huì )各界的大力支持和幫助。每位藝術(shù)名家的故去,均是藝術(shù)界的重大損失,他們都是這座古城上空璀璨的星辰,為后來(lái)者照亮了通往藝術(shù)高峰的道路。舉辦次活動(dòng)體現了我們這座城市的擔當及人文關(guān)懷,同時(shí)也是我們美協(xié)義不容辭的責任。由于時(shí)間緊迫,還有部分已故名家尚未收錄,比如涿州籍的鄧錫良、曾在保定師專(zhuān)任教的徐曉燕等等,以后我們會(huì )陸續整理和補充。
 
 
        吳占良(河北省書(shū)協(xié)副主席、市文聯(lián)副主席、市書(shū)協(xié)主席):我覺(jué)得這次在保定市委宣傳部、市文聯(lián)的支持下,保定市美協(xié)、 中國畫(huà)學(xué)會(huì )共同做了一件非常有意義的大事,保定人講感情、講感恩、講傳承,參加這次展覽的老藝術(shù)家們人品可敬、畫(huà)品高古,這次活動(dòng)是對保定文脈傳承的有力舉措。
 
 
       滑曉軍(河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黨委書(shū)記、副院長(cháng)):我懷著(zhù)敬仰之情參觀(guān)了藝術(shù)家們的畫(huà)作,非常震撼,同時(shí)藝術(shù)品鑒會(huì )還邀請了他們的親友參加,充滿(mǎn)溫情。部分參展作品結集成冊也非常有意義,能讓人們靜下心來(lái)走進(jìn)藝術(shù)家的世界,細細品味藝術(shù)的魅力。
 
 
        曹福強(河北省美協(xié)理事、市美協(xié)常務(wù)副主席):這次活動(dòng)專(zhuān)門(mén)為已故的美術(shù)名家做專(zhuān)題展覽,是保定美術(shù)界對保定當代美術(shù)發(fā)展的一次梳理和回望。通過(guò)這幾天展覽預告傳播的熱度和展覽現場(chǎng)觀(guān)展的情況來(lái)看,大家對活動(dòng)高度關(guān)注并充滿(mǎn)期待。楊文會(huì )老院長(cháng)對藝術(shù)學(xué)院的發(fā)展和建設所做出的努力是盡人皆知的,尤其是對青年教師的成長(cháng)非常關(guān)注,他的作品能夠把雕塑的理念融入焦墨山水的創(chuàng )作中,有一種凝重、厚重的感覺(jué),從為人和為藝的角度來(lái)說(shuō),他對我的影響都非常大。紀鳴辰老師在藝術(shù)創(chuàng )作上的才學(xué)和勤奮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這些美術(shù)名家通過(guò)自身的示范、引領(lǐng)和傳承,對我市美術(shù)事業(yè)發(fā)展起到了重要的影響和推動(dòng)作用。
 
 
        張靜伯(原河北工藝美院院長(cháng)、市美協(xié)名譽(yù)主席):這次活動(dòng)展示的老藝術(shù)家有多位都和河北工藝美院有關(guān)系,如許鴻賓、譚寶泉、楊文會(huì )等都是我的老師,在保定都是很有影響力的,這次活動(dòng)非常有意義。
 
 
        徐復生(河北工藝美院教授、黃胄學(xué)生):市文聯(lián)和市美協(xié)作為市委、市政府聯(lián)系服務(wù)美術(shù)工作者的橋梁,能夠為已故和現在的藝術(shù)家服務(wù),非常令人感動(dòng)。黃胄先生在藝術(shù)的道路上始終能夠弘揚正能量、反映現實(shí)生活,他是人民的藝術(shù)家,在藝術(shù)和品德上都是值得后人學(xué)習和推崇的。
 
 
        谷中良(河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市美協(xié)顧問(wèn)):在這次展覽中看到故去老藝術(shù)家的許多美術(shù)作品原作,透過(guò)這些作品的筆墨,能夠充分感受到老藝術(shù)家們深厚的繪畫(huà)功力,除了他們的畫(huà)品,他們的人品也值得我們學(xué)習。
 
 
        唐新一(河北工藝美院教授、市美協(xié)顧問(wèn)):這次為我市已故的美術(shù)名家舉辦展覽,我個(gè)人感到特別溫暖、貼心,我們不能忘記他們,中國優(yōu)秀傳統文化需要傳承和發(fā)展。
 
 
        李彥彬(河北大學(xué)藝術(shù)學(xué)院教授):這次參展的老藝術(shù)家,有許多老師我都非常熟悉,許鴻賓老師教過(guò)我花鳥(niǎo)畫(huà)創(chuàng )作,譚寶泉老師親自給我指導示范,跟楊文會(huì )老師學(xué)過(guò)雕塑、環(huán)藝設計,看過(guò)展覽后讓我感慨頗多。
 
 
        崔庚前(河北省收藏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市收藏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參加這次展覽的老藝術(shù)家是保定藝術(shù)界的典范,我參觀(guān)這次展覽后,看到老師們的作品真跡感覺(jué)到很震撼,除了視覺(jué)審美的沖擊外,還能找到心靈之間的溝通。作為收藏界的代表,我們有義務(wù)讓這些優(yōu)秀的作品得到廣泛傳播。
 
 
       高愛(ài)榮(京津冀文化產(chǎn)業(yè)聯(lián)合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榮毅集團董事長(cháng)):作為收藏界的人士,我認為咱們保定的文化底蘊深厚,美術(shù)界也是藏龍臥虎,他們的許多作品值得收藏傳世,這些藝術(shù)家都是我們應該學(xué)習的榜樣。
 
 
        崔文海(劉志義夫人):我認識的那個(gè)年代的老畫(huà)家們,經(jīng)常在一起交流創(chuàng )作心得,他們的物質(zhì)生活很簡(jiǎn)單,不刻意追求名利,但藝術(shù)生活非常豐富。
 
 
        梁紅(梁旭升女兒):我作為在這些老藝術(shù)家身邊長(cháng)大的孩子,今天參加這樣的活動(dòng),感到非常的榮幸和自豪,父親常說(shuō)“畫(huà)畫(huà)好畫(huà),但畫(huà)好難,我是苦中找樂(lè )呀,你無(wú)論做任何事,都要有咬破蠶繭吐新絲的勁”,正是有了這樣的感悟,一直以來(lái)他都是努力追求在創(chuàng )作中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
 
 
       許娟(許鴻賓女兒):古城保定人杰地靈,此次活動(dòng)給我們提供了一個(gè)難得的學(xué)習機會(huì ),先輩老藝術(shù)家們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得到大家的肯定,我相信并堅信”長(cháng)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讓我們這一代同行者攜手共同譜寫(xiě)藝術(shù)創(chuàng )作的時(shí)代新篇章。
 
 
        劉曉麗(紀鳴辰夫人):來(lái)到展覽現場(chǎng)感觸很多,見(jiàn)到了許多老熟人和親人,剛才靜伯校長(cháng)講話(huà)時(shí)我幾次想落淚。紀老師對畫(huà)畫(huà)的篤定和熱愛(ài)深深地感染著(zhù)我,他生前經(jīng)常如癡如醉、廢寢忘食地創(chuàng )作,并非常愉悅、非常享受美術(shù)創(chuàng )作的過(guò)程,我想這就是他對畫(huà)畫(huà)的熱愛(ài)和執著(zhù)追求。
 
 
       王蘭峰(王恨庚學(xué)生):王恨庚老師的作品筆墨老辣,為人老實(shí),他不僅是畫(huà)家,還是一位作家,文化底蘊非常深厚。此次活動(dòng),體現了保定的文化自信,促進(jìn)了保定的文脈傳承。
 
 
       張靖宇(閻夢(mèng)周外孫):傳統繪畫(huà)是一個(gè)延續的、代代相傳的藝術(shù),此次展覽中有的老先生在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是被人們遺忘的,通過(guò)這次活動(dòng)能夠喚起人們對他們的回憶并重新去研究他們的藝術(shù),我覺(jué)得非常好。
 
 
        蘇飛龍(蘇靜長(cháng)孫):非常感謝保定市做的這一次展覽活動(dòng),這是對我爺爺他們那一代美術(shù)家的認可和肯定,希望通過(guò)美術(shù)作品展覽或其他活動(dòng)形式,能讓更多的群眾認識和了解保定的文化藝術(sh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