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邊大月】只見(jiàn)青海湖千里風(fēng)來(lái)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2-10-12 18:49:31
分享至:

摘要:【天邊大月】只見(jiàn)青海湖千里風(fēng)來(lái)

走近丹噶爾古城

文 | 安多民

     10年前,我應蘭州大學(xué)杜斗城先生邀請考察絲綢之路,活動(dòng)一結束,我便獨自一人進(jìn)入青海。

      坐在蘭州到西寧的火車(chē)上,窗外一幅幅美景像相冊一樣次第展開(kāi):青翠的山巒、蜿蜒的溪流、繡滿(mǎn)百花的草原、連片金黃的油菜花田......

      真讓人目不暇接、貪看無(wú)倦、養目娛心。

      無(wú)怪乎人們把祖國西部這片神奇的土地稱(chēng)為“大美青海”呢。

      一路上,我一直懷著(zhù)朝圣般的心情。到了西寧后,我先去青海湖看望那美麗的西海,然后直奔日月山下的丹噶爾古城。

       唐藩古道上的著(zhù)名古城,位于距西寧不遠的湟源縣,坐落在黃河北岸、西海之濱、湟水源頭。

      資料說(shuō),“丹噶爾”是藏語(yǔ)“東科爾”的蒙古語(yǔ)音譯,為“白海螺”之意,自西漢以來(lái),逐漸發(fā)展成為唐藩古道上重要的商貿、軍事、宗教、民俗等多元文化交融的重鎮。

       現有城池建于明洪武年間,清代又進(jìn)行了較大規模的擴建,距今有600多年歷史,一直享有“海藏咽喉”“茶馬商都”“青藏小北京”的美稱(chēng)。

      古城的城門(mén)、城墻、敵樓等建構保存或修復得比較完好。

      東門(mén)稱(chēng)“迎春門(mén)”,門(mén)外有西漢大將趙充國披甲執戈的雕像。趙充國被譽(yù)為“河湟拓荒者”,元朝詩(shī)人劉鶚?lè )Q贊他,“湟中愿學(xué)趙充國,徼外當如馬伏波”,可見(jiàn)他歷史地位之高。

      西門(mén)稱(chēng)“拱海門(mén)”。拱即“作揖”,海指“西海”。拱海,源于古羌地祭祀西海的習俗,那時(shí)官員祭海均出此門(mén),去青海湖祭拜西海神。門(mén)外有駝隊雕像,象征與西域各國繁忙的經(jīng)貿往來(lái)。

       東、西兩門(mén),由一條長(cháng)不足千米的小街連接,橫貫古城。

      徜徉街上,看到恢復很多商鋪古建,有文廟、城隍廟、丹噶爾廳(衙門(mén))等,成為古城旅游的亮點(diǎn)。其中還有近代詩(shī)人昌耀的詩(shī)歌館,街南側還有一個(gè)文藝演唱院子。小街轉彎處,還有一家皮影戲館,白天演木偶,夜晚演皮影。

      古街上身著(zhù)民族服裝的男女來(lái)來(lái)往往,分不清是羌還是藏,是康巴還是東鄉,是回回還是保安人。細看,每個(gè)兄弟民族的服飾打扮都有區別,或頭巾飄飄,或長(cháng)袍曳地;或素裝簡(jiǎn)樸,或繡花斑斕,他們是古城一道別樣的風(fēng)景。

       我覺(jué)得欣賞男女老少的服飾就是一種視覺(jué)盛宴,如同在高山草甸欣賞花海的萬(wàn)紫千紅和五彩繽紛。

       丹噶爾古城的街燈也頗有特色。進(jìn)入城門(mén)便看到,從東門(mén)到西門(mén)整條古街一眼望不到頭,每隔一段距離便高高地橫著(zhù)一排燈箱,上面或寫(xiě)或畫(huà),斑斕繽紛。夜色來(lái)臨,一排排燈箱亮起,街巷便架起一條燈的長(cháng)虹、火的長(cháng)龍,照亮整座丹噶爾古城。

      據說(shuō),這是由當年城內千百家商鋪所做廣告的燈箱演變而來(lái),可以想見(jiàn)當時(shí)的這里的商貿是多么繁榮火熱和興旺發(fā)達。

      夜晚降臨,燈光亮起,來(lái)自四面八方的游人便涌上街頭,喧鬧聲、叫賣(mài)聲響徹一片,古城熱鬧的夜生活便拉開(kāi)了序幕。

      遙想古代,邊地本來(lái)是駝鈴揚沙、羌笛飛霜;狼煙蔽日、篳篥穿云;戰馬嘶鳴,號角連營(yíng);旌旗獵獵、炮火隆隆的景象。再看今朝,藏蕃古道,燕雀和鳴;遠塞邊關(guān),百姓安寧,到處呈現出幸福祥和、歌舞升平的景象。

      夜里的丹噶爾城,空氣中飄蕩著(zhù)烤羊肉的香氣,夾雜著(zhù)奶茶還是酥油茶的香味,混合青稞酒或糌粑的芳香,以及現代人夜宵中少不了的啤酒、咖啡等氣味。酒肆人頭攢動(dòng),茶館身影匆忙;街頭人聲鼎沸,巷尾笑語(yǔ)傳揚......復合型的味道彌漫了丹噶爾、歡醉了丹噶爾。

      這一切的一切,給本來(lái)清冷荒僻的青藏高原帶來(lái)無(wú)窮活力,給這座邊塞商貿古城增添了一派生機,也給我這個(gè)來(lái)自?xún)鹊氐倪h方游客帶來(lái)不少驚奇和喜悅:熟悉?卻是生疏?真實(shí)?卻是夢(mèng)幻?

      因此盡管初來(lái)乍到,我還是很快喜歡上了這座古城。為她的奇風(fēng)異俗?為她的遠古洪荒?還是為她的雄偉安詳?我好想走近她,親近她,了解她。

      幸慶今生與丹噶爾有緣,讓我懵懂魯莽中一頭撲進(jìn)她的胸懷,來(lái)到西部邊陲這座從未親近過(guò)的古城。

       我怔怔地站在高大的城門(mén)敵樓前陷入深思,決定在城內找一個(gè)僻靜小旅館住下來(lái)。我要好好逛逛。

       一連幾天,我都自由自在無(wú)憂(yōu)無(wú)慮地徜徉在丹噶爾古街上,閑逛游轉、尋奇探勝。

      我仔細觀(guān)察那些建筑房舍、戶(hù)牖門(mén)楣、窗欞花格、斗拱瓦當、石獅屋脊、寺廟佛塔,比較它們與內地的風(fēng)格異同,品味它們迥然有別的地域特色。

       我驚喜地發(fā)現,離西城門(mén)不遠的街邊有一座民俗演唱院子,每天上下午都有演唱,聽(tīng)眾不用買(mǎi)票,自由進(jìn)出,演出團收入的方式,主要通過(guò)自愿捐助和售賣(mài)他們自己刻錄的演出光盤(pán)。

       我喜歡娛樂(lè ),也鉆研過(guò)音樂(lè )。我一直認為一個(gè)地方的音樂(lè )舞蹈、尤其是民歌,其旋律、其唱詞最能代表當地民情民風(fēng)、歷史地脈,最能反映當地人們的內心追求和信念理想。

      我無(wú)數次感受到這樣的情況:歌者只要一張口,就那么一句,是,僅僅一句,就會(huì )把你感動(dòng)得心靈顫抖、熱淚盈眶、情難自已。

       民歌,是諸種藝術(shù)形式中最直接、最明了、最具有“穿心裂肺”、排第一位的傳情藝術(shù)。

       所以歷來(lái)男女情纏、兄弟逢別,傳情達意、愛(ài)慕頌贊都借用音樂(lè )、演唱來(lái)表達。

      走進(jìn)演出小院,見(jiàn)木條凳上觀(guān)眾不是很多,于是選一個(gè)僻靜處坐下。很快聽(tīng)得樂(lè )器奏鳴,幕布徐開(kāi)。羌笛嘹亮,胡琴悠揚,琵琶聲中,兩位蝴蝶般的女演員飄落臺上。隨著(zhù)羯鼓嘭嘭、箜篌彈響,她們舞袖輕揚,花枝招展;鶯喉微啟,鈴音回旋......

      她們演唱的青?;▋?,嘹亮如湟水潺潺、山風(fēng)繞繞。

      流行于陜甘青藏廣袤土地上的西北名曲“花兒”,以其聲情并茂、詞深意遙蜚聲西北、傳唱久遠。

      在今天這個(gè)丹噶爾的舞臺上,她們專(zhuān)心一意的演唱,聽(tīng)得人們如癡如醉。加之她們打扮得體、化妝素雅,更顯現出兩位女演員風(fēng)姿綽約、眉顰目秀。

      令觀(guān)眾心扉開(kāi)處,但見(jiàn)舞臺上花旋葉顫,虹起云流;輕履舞扇、月貌花容。間或臺上臺下互動(dòng),觀(guān)眾演員傳情,氣氛真是熱烈到爆。

      一連幾天,我幾乎日日去看她們的花兒演唱,幾天下來(lái),我們就熟絡(luò )起來(lái)?;ハ嗔私夂?,她們知道我會(huì )撥弄兩下樂(lè )器,便熱情邀請我加入樂(lè )隊為她們伴奏。

      她們是當地羌族人,一個(gè)是尕姐,另一個(gè)是尕妹,姐妹二人從小熱愛(ài)花兒,喜歡演唱,還喜歡詩(shī)詞寫(xiě)畫(huà)。

       共同愛(ài)好一下子讓我們成為好友,相約在她們休息日一起朝拜青海湖。

       遠離家鄉故土的我,交了這樣的知音好友非常高興,感激姐妹倆的盛情相邀。

       那天,我們是騎馬一起去的青海湖。

       面對廣闊遼遠的圣湖西海,我們虔誠地祭拜了海神,還灑酒懷念了詩(shī)僧倉央嘉措,因為他也曾來(lái)過(guò)圣湖,相傳被海神隆重接走,修成正果,功德圓滿(mǎn)。

       我們虔誠地朗誦了他的經(jīng)典詩(shī)作,會(huì )心時(shí),3人相視一笑,心神俱足。

嘉措詩(shī)曰:

貝齒微張笑靨開(kāi),

雙眸閃電座中來(lái)。

無(wú)端覷看情郎面,

不覺(jué)紅渦暈兩腮。

曾慮多情損梵行,

入山又恐別傾城。

世間安得雙全法,

不負如來(lái)不負卿。

        我們還齊聲朗誦了那首特別感人肺腑的《只為途中與你相見(jiàn)》:

那一天

我閉目在經(jīng)殿香霧中

驀然聽(tīng)見(jiàn)  你頌經(jīng)中的聲音

那一月

我轉動(dòng)所有的經(jīng)筒

不為超度  只為觸摸你的指紋

那一年

我磕長(cháng)頭匍匐在山路

不為覲見(jiàn)  只為貼著(zhù)你的體溫

那一世

我轉山轉水轉佛塔啊

不為修來(lái)生  只為途中與你相逢

朗誦時(shí),只見(jiàn)青海湖千里風(fēng)來(lái),碧波蕩漾。

又展開(kāi)我寫(xiě)的詩(shī)箋《六唱青海湖》,我們3人再次齊聲朗誦:

瑤池人說(shuō)美,今來(lái)青海湖。

水洗藍天日,山銜白玉珠。

愁思經(jīng)此凈,凍木遇春蘇。

誦得神僧句,群鷗振翅娛。

 

粼粼西海泊,佛性青海湖。

岸撒金星燦,花妝藏女姝。

情歌策馬唱,牧者揚鞭謳。

心行隨野鶩,渺渺到天廬。

 

高原藍寶石,夢(mèng)幻青海湖。

草茂連天碧,花繁仄地鋪。

酥油茶木碗,酸奶酒銅壺。

舞步歌中亂,笑聲烘火爐。

 

湛湛蒼穹下,藍藍青海湖。

浪搖天上月,水漾夜明珠。

拍岸聽(tīng)金鼓,吹風(fēng)響玉竽。

禪心存一念,琴瑟伴鴻鳧。

 

浩渺煙波水,心中圣潔湖。

經(jīng)幡連雪嶺,寺宇聳浮屠。

奏笛云中唱,吟歌馬背呼。

詩(shī)情播塞外,歡樂(lè )滿(mǎn)游途。

 

桃源靈境地,明鏡青海湖。

鳥(niǎo)帶龜茲信,駝傳西域書(shū)。

春風(fēng)撫野靜,好雨染花朱。

噴薄朝陽(yáng)出,高原展宏圖。

      朗朗的詩(shī)聲中,青海湖湟魚(yú)涌動(dòng)、白鷗翱翔,浪聲起伏回蕩在青海湖上。

      此時(shí),圣僧倉央嘉措想必也會(huì )聽(tīng)到。

      3個(gè)放浪形骸的人,駕馭著(zhù)3匹揚鬃騰蹄的馬,飛馳在青海湖——丹噶爾的陽(yáng)光坦途中......

壬寅秋三晉野老長(cháng)樂(lè )翁記于津衛海河之濱

安多民先生小像。馬紹民畫(hu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