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云:藝壇“獨行俠”安多民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2-10-12 20:22:45
分享至:

摘要:劉小云:藝壇“獨行俠”安多民

        安多民是我高中同級不同班的校友,也是我唐槐詩(shī)社的詩(shī)友。真正走近他,是7月2日下午。
 
      多民在開(kāi)化寺古玩市場(chǎng)麒麟畫(huà)館展出他的《刀情墨趣》。麒麟畫(huà)館館主張藝興和多民早給我報信,我們終于得空趕到現場(chǎng)。
 
 
        好震驚,畫(huà)館里的每一間展室都掛滿(mǎn)了多民的肖形印章、陶瓷篆刻、水墨國畫(huà),好養人眼目!
 
        我問(wèn)多民,這有多少幅?
 
        答曰:八十余幅。
 
        我又問(wèn):用多長(cháng)時(shí)間完成?
 
        答曰:疫情期間關(guān)門(mén)而作。
 
        我感慨了,疫情把人們關(guān)在家里,多少人都憋瘋了,你卻靜靜地“關(guān)”出這么多寶貝!
 
 
       多民的藝術(shù)頭銜很多,展館中自有介紹,但最引人矚目的是他為西泠印社社員,是山西現在唯一一位。
 
       西泠印社是什么分量,業(yè)內人皆知。
 
       接觸多民有些年了,卻沒(méi)有坐下來(lái)細細聊過(guò),待多民送走幾撥客人,我們坐下來(lái)做一個(gè)近距離采訪(fǎng)。
 
        從我們的高中生活談起,他竟然是我的初中班主任馬祥老師從中考卷和學(xué)生檔案中發(fā)現,而特招進(jìn)三中高中的。
 
        我知道,我們學(xué)校有幾位這樣的音樂(lè )特長(cháng)生都是馬祥老師銳眼發(fā)現的,多民這一說(shuō),我們不禁又懷念馬祥老師了,于是,我一句他一句地回憶了馬祥老師二三事。 
 
        我們就讀的太原三中,在前所街,往北走,便是開(kāi)化寺,開(kāi)化寺的攤位上常有持刀篆刻的藝人,住校的安多民有時(shí)間閑逛這些攤位,觀(guān)察之后,就開(kāi)始心思萌動(dòng)。
 
       在一次課堂上,他邊聽(tīng)老師講課,便彎腰埋頭拿一把小刀一塊木料練手,專(zhuān)注而不知老師走近。老師輕輕地從他手中拿過(guò)那塊小木頭,跟全班同學(xué)說(shuō):我們班有位篆刻家!他的臉羞紅了,從此不敢在課堂上有此舉了。但對篆刻的愛(ài)好,估計由來(lái)已久。
 
       高中時(shí),我們兩個(gè)班半農半讀,在晉祠稍南的王郭村,我們的課堂就在著(zhù)名的明秀寺。
 
 
       明秀寺創(chuàng )建于漢代,寺南有晉水支流環(huán)繞,寺內古樹(shù)上千年,風(fēng)景秀雅,清明秀麗。廟內有明嘉靖年間《重修明秀寺碑》記載:引晉水值以宜木,風(fēng)恬浪靜,光月樹(shù)影,參差蕩漾,所謂之秋月寒潭者,明秀之名即取自此景。    
 
        都在這個(gè)寺院里的側殿上課,課余時(shí)間,可以看到正殿的彩塑,雖然斑駁,但彩塑的人物身形活脫。
 
       有著(zhù)藝術(shù)細胞的多民肯定比我們多多流連于此處,他在動(dòng)腦筋想什么呢?這段時(shí)間起碼是他藝術(shù)腦洞大開(kāi)的前奏。
 
       安多民是為自己的愛(ài)好而追求奮斗了幾十年的人。他的經(jīng)歷比較純粹,無(wú)論是從農從工從商從學(xué)從兵,是在不斷的舍棄中走向了專(zhuān)一,他生命的符號就是手繪,篆刻,國畫(huà),漆藝。
 
        在高中是音樂(lè )組成員,二胡演奏;進(jìn)部隊,進(jìn)文工團,二胡演奏,小提琴,三弦演奏并作曲,音樂(lè )伴其一生。
 
       音樂(lè )打動(dòng)人,他喜歡音樂(lè );繪畫(huà)感染人,他迷戀繪畫(huà);格律詩(shī)詞流傳千古,他敬佩古人,鐘愛(ài)詩(shī)詞創(chuàng )作;雕刻、雕塑、陶瓷以及平遙推光漆,他都鐘情,積極進(jìn)行嘗試。
 
       在藝術(shù)行走的路上,他沒(méi)有休止符,今天坐在麒麟館暢談過(guò)往,指不定明天他就會(huì )到哪里開(kāi)辟自己的新天地。
 
 
        我又問(wèn)他,為什么人們說(shuō)你是獨行俠?你都行走過(guò)些什么地方?
 
        他說(shuō),他從不結伴,說(shuō)走就走。
 
        從部隊復員,進(jìn)省水利勘探部門(mén),再進(jìn)大學(xué)課堂,再到中學(xué)任教,再到停薪留職,再到退休,身心自由,入古稀,更是信馬由韁。他的生活狀態(tài)就是“單刀千里走華夏,肖形印章傳知音”。
 
       20多個(gè)省,包括西藏新疆和寶島臺灣,乃至海外日本,都被他的雙腳所丈量。有文章說(shuō)他行蹤迷離,似得道高僧,飄然遠游。忽東忽西,忽晉忽楚……他怎么說(shuō)呢?
 
       他曰:騎車(chē)不啻是一種好方法,犯霜雪,越險阻,沐日浴月,餐英飲露,窮天地之所覆載,際日月之所照臨。飽覽秀美山河,體察民俗風(fēng)情,萬(wàn)物皆備于我。
 
        興趣點(diǎn)被挑起來(lái)了,安多民,當代的徐霞客!
 
        徐霞客一生志在四方,足跡遍及今21個(gè)省市自治區,“達人所之未達,探人所之未知”,徐霞客留下了《徐霞客游記》,此書(shū)開(kāi)篇之日(5月19日)被定為中國旅游日。
 
        我眼前熟悉的安多民,沒(méi)有半點(diǎn)停歇的意思,他還在行走中。倏然間,他仙風(fēng)道骨了。
 
        多民說(shuō)他先是在山西省內跑,不乘火車(chē)不坐汽車(chē),騎一輛自行車(chē)走哪兒看哪兒,三晉風(fēng)光盡收眼底。每次出發(fā)前,先整好自行車(chē),軸承滾珠都換成新的,這樣們可以騎行如飛。
 
        行前,買(mǎi)好地圖,或是畫(huà)好地圖,明確目的地。北上大同,南下臨汾運城長(cháng)治晉城,所吸納之風(fēng)光,皆為他的繪畫(huà)和篆刻之底板。
 
        后來(lái)就不滿(mǎn)足了,出省直接到改革開(kāi)放的前沿,廣東珠三角,經(jīng)濟發(fā)達,文化同樣發(fā)達。佛山,東莞,順德等地的文人墨客非常歡迎他這個(gè)北方人。
 
        他們喜歡喝茶,喜歡古典音樂(lè ),他經(jīng)常到那里去,跟他們在一起切磋交流,彈奏共同喜歡的曲目,甚至交流篆刻繪畫(huà)。
 
 
        比如中山市小欖鎮有一位畫(huà)家,也是企業(yè)家,他仰慕有藝術(shù)成就的人,就請多民住在他的園林基地,他們成為知己,在一起品藝彈琴書(shū)法繪畫(huà),揮灑自如;
 
        在嶺南地區潮汕有一個(gè)文化圈,揭陽(yáng)有個(gè)書(shū)畫(huà)院,嶺東書(shū)畫(huà)院是他常去居住的地方,到那里可以淋漓盡致地發(fā)揮。
 
        從這里,他又直奔江西景德鎮,又到江南的浙江、江蘇、上海等地,到那里游山觀(guān)水,入寺廟,考察宗教藝術(shù),壁畫(huà)和建筑雕塑,新交舊識的朋友自在身邊。
 
        到后來(lái),蘭州大學(xué)宗教研究所教授杜斗城先生邀請他考察絲綢之路。
 
        他們從蘭州出發(fā),西進(jìn),途經(jīng)大西北黃土高坡,到麥積山石窟、莫高窟石窟、張掖大佛寺等地考察佛國,在這壁立百丈,危崖摩天,石窟佛洞一字排開(kāi)的神圣境地感受壁畫(huà)飛天。
 
 
       65歲以后,開(kāi)始了三個(gè)多月的西北西南行走,新疆一個(gè)月,考察新疆歌舞,最著(zhù)名的是十二木卡姆,是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在吐魯番葡萄溝感受人間的歡樂(lè )歌舞,采擷那里的音樂(lè )精華。
 
        西藏各寺廟考察藏傳佛教,欣賞那邊的建筑藝術(shù)和色彩,壁畫(huà)、唐卡和雕塑,精細而別有風(fēng)情,感受雪域高原的純潔和神圣。
 
        青海是西北的一顆明珠,遼闊的草原和藍天白云,凈化人的心靈,塑造人們的靈魂。那是西王母的天池。西周時(shí)期,穆天子駕車(chē)西行,與西王母想回瑤池,那就是青海湖。多民在那里感受純潔的宇宙,久久流連而不忍離去。
 
        多民在軍營(yíng)生活時(shí)就熟悉了東北,后來(lái),東北書(shū)畫(huà)界的朋友邀請他重回故地進(jìn)行為期一個(gè)月的考察,舊景重現,分外親切。
 
        他走遍了大小興安嶺以及黑龍江、圖們江、烏蘇里江,鴨綠江,進(jìn)一步熟悉了東北的風(fēng)土人情和東北人的豪爽品質(zhì),甚至應節而鼓,腳踏而和當地的朝鮮族舞。
 
 
        多民多次進(jìn)入內蒙古草原考察,尤其是科爾沁草原和烏蘭察布盟草原。他也將這里當作心靈的天堂,人間的凈土。他騎著(zhù)馬兒在草原上奔馳,唱起了高亢的草原部落歌。
 
       在內蒙與陜北的那一片河套地區,也是寧夏賀蘭山的西部,那也是一個(gè)非常誘人的地方,河套地區的民歌,鄂爾多斯的民歌,把內蒙古的風(fēng)情唱出來(lái)了,內蒙古風(fēng)情是我們黃土高原最靚麗的聲音,是我們中華民族的瑰寶,與我們山西民歌、陜北民歌一樣具有藝術(shù)魅力,在那里,他也瘋狂了一把。
 
        多民還講述了一次內蒙古科爾沁草原上的驚悚經(jīng)歷,那是在去往大青溝的路上。他坐上了從庫倫到甘旗卡的大巴,大青溝在一個(gè)岔道上,所有的車(chē)都是路過(guò)而不進(jìn)。
 
       安民甚是奇怪,科爾沁草原上最美麗的景區竟然沒(méi)有一趟旅游車(chē)?車(chē)到甘旗卡,乘務(wù)員喊一聲:到了,請下車(chē)。還特別對他說(shuō):就這兒,你進(jìn)去就是,五公里左右。
 
        安民惴惴不安地從這里下車(chē),心里還指望有人跟他同時(shí)下車(chē)。但是,沒(méi)有,孤零零一人,眼瞅著(zhù)大巴車(chē)一溜煙跑了。
 
        漫漫荒原,遼闊空曠,寂靜無(wú)聲。環(huán)顧四周,沒(méi)有一絲動(dòng)靜,恐懼到窒息,安民拉著(zhù)皮箱,兀自站立在此處。
 
       盡管這樣,他竟然還有大美天地唯我獨享的慶幸,既來(lái)之則安之,睜開(kāi)雙眼觀(guān)美景,這里的天與內地不一樣,高得比太陽(yáng)還高,藍得比大海還藍。真是“天蒼蒼野茫茫”,可是,沒(méi)有“風(fēng)吹草低見(jiàn)牛羊”,望遠處,地表上有一層顫抖的、跳動(dòng)的氣浪,在太陽(yáng)的照射下,山巒草坡倒像是在三棱鏡折射,顯得模糊不清、真幻莫測。
 
       此時(shí),他發(fā)現,不遠處有一座高大牌樓,朱漆青瓦,古色典雅,上面寫(xiě)著(zhù)“大青溝”。毫無(wú)遮攔的大牌樓,其實(shí),也不近,那就邁開(kāi)雙腳走過(guò)去吧!
 
        而就在此時(shí),他的身后傳來(lái)噠噠噠的馬蹄聲,由遠而近,他斷定,這里只有一條路,肯定是去大青溝的。再一看,車(chē)上只有一男一女,別無(wú)他物。
 
        他說(shuō)明來(lái)意,這對中年夫婦非常熱情,將他請上馬車(chē),還騰出車(chē)的中央位置,給他墊上一塊羊皮墊,等他坐穩了,主人一聲吆喝,鞭子一揚,棗紅馬兒噠噠噠地跑起來(lái)。
 
       這時(shí),多民興奮了,無(wú)車(chē)只能行腳,行腳偏又來(lái)車(chē),這馬車(chē)又比公交好,簡(jiǎn)易而原始。他覺(jué)得,這分明像是貴族,是王爺,這哪里是在趕路,而是在兜風(fēng),浪漫得讓他有了“春風(fēng)得意馬蹄疾”的感覺(jué)。
 
        他這個(gè)音樂(lè )人,情不自禁地放開(kāi)喉嚨唱起來(lái)了,唱起了《馬兒呀,你慢些走啊慢些走》,兩位主人被他的激情感染,也隨著(zhù)他一起高歌。頓時(shí)間,嘹亮的歌聲在科爾沁草原上飄蕩開(kāi)來(lái)。
 
       這一段經(jīng)歷,他寫(xiě)在《放歌大青溝》一文中。
 
 
       云南、貴州等地也留下了多民的腳印。庚子年初秋到孟冬,他用了三個(gè)月的時(shí)間只身走遍云貴高原,飽覽那里的奇山異水,領(lǐng)略那里的風(fēng)土人情,真正領(lǐng)略到“多彩貴州”“熱情貴州”,甚至參加當地人的婚禮,跟當地人一起過(guò)潑水節。
 
       每到一地,他都會(huì )展開(kāi)地圖仔細查看,還有哪里未踏足,當他發(fā)現荔波還有一個(gè)世界級的地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喀斯特地貌時(shí),又興奮了,那就走一趟吧,更何況那里還有一座古鎮。
 
        就在這座古鎮里,穿插了一個(gè)動(dòng)人的故事。
 
        古鎮的街頭店鋪和客棧林立,閑逛間,多民發(fā)現了一家裝潢別致的題有“隱隅·初心”的客棧,門(mén)外列有兩排烏黑油亮的瓷壇。多民與瓷器有天然的緣分,那就進(jìn)去看看吧。
 
        客堂里一面墻是碩大靚麗的荷花,一面墻是水墨“松石圖”,這里的主人一定不同常人。女主人笑嘻嘻迎上來(lái),多民也笑嘻嘻打招呼:
 
       “看你墻上的畫(huà)不錯,欣賞一下就走。”
 
       主人誠懇,茶水端上。對他說(shuō):“看您年齡應該是長(cháng)輩,那就稱(chēng)呼您叔叔,您就叫我燕子吧!”
 
       多民呷口茶,說(shuō),“我從山西來(lái)貴州考察,好積累畫(huà)畫(huà)的素材。”
 
        燕子說(shuō)“那您不是一般的旅游觀(guān)光。”
 
       多民說(shuō)“我是旅游,但不能走馬觀(guān)花,我要對貴州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進(jìn)行細微考察,已經(jīng)來(lái)了三個(gè)月了。我是一個(gè)人的行走,沒(méi)跟任何團。”
 
        “獨自一人!”燕子立身而驚呼,忙說(shuō):“叔,看得出來(lái),您不是平常人,您是當代徐霞客!可敬可敬!”
 
        男主人小劉也出來(lái)了,對這位北方的叔叔也充滿(mǎn)了敬意:“叔,您老多坐一會(huì )兒,午飯在這里吃。”
 
        有意思,多民在陌生的貴州省與一對年輕人結成忘年交。主人客氣,客人也就不見(jiàn)外了。他把名片遞上,兩口又驚呼了:“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的分量我們知曉,西泠印社社員的分量我們也知曉。荔波有好多藝術(shù)家,這兩天我們帶您去見(jiàn)見(jiàn)這些藝術(shù)家!就到布依寨和畫(huà)家村走走。”
 
        多民在小兩口的盛情之下,居然在客棧里住了一個(gè)星期。在小兩口的陪伴下,多民去了大小七孔,看了溶洞天生橋,還拜見(jiàn)了收藏家李伯夷和十幾位藝術(shù)家。如此多的藝術(shù)家放情釋?xiě)?,高談闊論,期間還有人奏起了小提琴曲,他鄉遇知己。居然勝過(guò)金榜題名時(shí)!
 
         后來(lái)多民生怕再麻煩小兩口,獨自去水葩水寨,卻因貪看瑤族風(fēng)情,誤了末班車(chē)。無(wú)奈,還是打通了小兩口的電話(huà),對方說(shuō):“叔叔莫急,派車(chē)去接您,莫急,莫急!”
 
         好溫暖,回到客棧,等他的是熱騰騰的米飯和糯米老酒。
 
         萍水相逢,皆因都愛(ài)好民族文化,臨別前,多民用自己擅長(cháng)的筆墨回報了熱情的小兩口,寫(xiě)了幾幅字,畫(huà)了幾幅畫(huà),留在了這個(gè)終生難忘的小客棧。
 
        這個(gè)故事太感人了,安多民,奇人一個(gè)!
 
 
        多民講起這個(gè)故事,也很用情,他還告訴我們,當他只身行走在路上時(shí),會(huì )即興自編自歌,在行旅中他創(chuàng )作了百余首歌曲。
 
        我邀他唱一首,他環(huán)顧四周,只有我們幾個(gè)觀(guān)眾,定定神,歌詞已經(jīng)理成表情豐富地亮起歌喉。他唱“文朋詩(shī)友匯聚到麒麟畫(huà)館……”委婉動(dòng)情,唱得還真專(zhuān)業(yè),他是音樂(lè )人!
 
         這個(gè)下午,我們的眼目完全被多民的“刀清墨趣”所陶醉。
 
       那天下午,多民送我四本他帶在身邊的裝幀精致的書(shū):《肖形印精品賞析》《安多民肖形印》《安多民飛天藝術(shù)漆畫(huà)》和《安多民印譜》,據說(shuō),還有《中國篆刻百家——安多民卷》等書(shū),相信,不久,他所以的著(zhù)作都將入我的藏書(shū)。
 
 
        多民和多民的詩(shī)書(shū)畫(huà)印作品已經(jīng)被收入《中國現代書(shū)法界名人辭典》《當代中國書(shū)法藝術(shù)大成》《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名鑒》等書(shū)。
 
       多民的作品曾入展全國一二三屆當代篆刻藝術(shù)展、全國第四屆書(shū)印展、第三屆中青書(shū)印展、西泠印社多次舉辦的大型書(shū)印展、中國書(shū)法篆刻新概念展、當代篆刻流行印風(fēng)展、中國首屆陶瓷印邀請展、上海東元全國篆刻名家邀請展、石都(青田)全國篆刻名家邀請展、海峽兩岸甲骨文聯(lián)展等,獲獎更是數不勝數。
 
       多民是國寶級的,不單屬于山西。
 
 
       我記得多民在2018年夏天,應邀在中央電視臺書(shū)畫(huà)頻道“一日一印”欄目講授肖形印創(chuàng )作,十五講??!
 
       當時(shí),多民曾微信于我,真替他高興,能上央視露露臉就至高無(wú)上了,連續十五天,鏡頭只對他一個(gè)人,觀(guān)眾卻是地球上賞識詩(shī)書(shū)畫(huà)印的文化人。
 
        我曾問(wèn)他坐在央視演播大廳的感覺(jué)如何?
 
        他說(shuō),有點(diǎn)自信,因為我對篆刻,尤其對肖形印有深入的了解,我確信我的肖形印創(chuàng )作和研究在國內屬于第一流,所以我坐在演播大廳里鎮定自若,從容流水地講述印章的知識,嫻熟自如地運刀刻治,大刀闊斧地沖切鑿石,一方方生動(dòng)的動(dòng)物圖像很快就形成,并展示給觀(guān)眾。
 
       我能感覺(jué)到,我運刀的的婉轉,線(xiàn)條的塑造,形象的建立,整體創(chuàng )作的把握,以致面部表情的細微,都已全方位到位,我留給觀(guān)眾的印象,應該是一個(gè)有情有愛(ài)又飽學(xué)自信的文人學(xué)者形象。
 
       演播室好安靜,靜得只能聽(tīng)到我的語(yǔ)音、運刀沖石聲,仿佛是竹雨松濤,這聲音來(lái)自深山,來(lái)自江上……
 
       多民是奇才,寫(xiě)到這里,我才明白,為什么他幾十年堅持獨行天下?藍天下的景物、人物、風(fēng)物便他創(chuàng )作的源泉。
 
       我用心觀(guān)賞展室里的那些分門(mén)別類(lèi)的展品,欣賞他給我的四本書(shū)里的作品,總算掌握了一點(diǎn)肖形印的知識。
 
        為什么多民能在方寸之間的印面上能有包羅萬(wàn)象的圖案?
 
        有佛神,有龍虎,有魚(yú)蟲(chóng),有鳥(niǎo)獸,有歌舞,有人面鳥(niǎo)身……而且,每一幅作品都構思巧妙,形象簡(jiǎn)略,傳神靈動(dòng),妙趣橫生,自然和諧。
 
 
        多民的陶瓷印也豐富多彩,他自幼就見(jiàn)到過(guò)黑陶燒制窯口,見(jiàn)到過(guò)燒制盆盤(pán)碗碟;
 
        在他的篆刻老師水既生老師那里大開(kāi)眼界,看到滿(mǎn)柜的陶瓷品,水既生老師告訴他陶瓷可以制作印章;
 
        到江西景德鎮、湖南醴陵縣、廣東陶瓷廠(chǎng),得到了陶瓷印章的啟蒙,到廣東中山小欖鎮,開(kāi)始第一次制作陶泥印章,雖未成功,但是是初次實(shí)踐;
 
        后來(lái)到江蘇宜興,到湖南長(cháng)沙,多次與大師合作,他們拉坯,多民在陶坯上刻畫(huà)圖案,終于將他擅長(cháng)的肖形印移植到陶瓷藝術(shù)上。
 
        特別是到浙江紹興,尋訪(fǎng)高人蔡履平先生,在那里居住一周,倆人合作印章近百。蔡先生非常愉快,認真收藏,還請高人制作了名貴的紅木印盒,親自書(shū)寫(xiě)刻了“西泠安多民制印”,石綠填色,莊嚴古雅。再后來(lái),多民的陶瓷肖形印的聲名遠揚,更顯其獨特之風(fēng)貌了。
 
 
        我手不釋卷地翻閱《安多民印譜》,這是西泠印社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此書(shū)獨特的版式,120頁(yè),每頁(yè)含一方印之印拓及邊款文,并附有創(chuàng )作日記,以便讀者理解每方印的內容及創(chuàng )作背景。創(chuàng )作多是散文筆體,也有詩(shī)作,明麗流暢。其中,多數是近年來(lái)的飛天印。紅黑素淡,更顯其典雅高端。
 
       在這之后,多民的創(chuàng )作又發(fā)展了,他以藝術(shù)與肖形印的簡(jiǎn)潔手法,以典雅古樸的宗教壁畫(huà)為基礎,與樸素純美的民間繪畫(huà)相結合,塑造了一群載歌載舞的漆畫(huà)飛天。
 
       多民的飛天漆畫(huà)赫然又是一絕,我手頭的這本《安多民飛天藝術(shù)漆畫(huà)》是2015年10月山西美術(shù)館隆重舉辦的《飛天起舞——安多民藝術(shù)展》中的展品。展出他代表性的作品200多件,其中漆盤(pán)60件。
 
       這些漆畫(huà)太漂亮了,造型生動(dòng)簡(jiǎn)潔,色彩鮮艷明快,構圖和諧活潑,意境幽深高遠。篆刻肖形印與工藝漆畫(huà)有機結合,運用了線(xiàn)描彩繪、貼金貼銀等漆藝技法,使本來(lái)單色的印章演變?yōu)樨S富多彩的漆畫(huà)圖案;
 
又運用刪繁就簡(jiǎn)、以少勝多的篆刻技法,使繁縟單調的傳統漆畫(huà)靠近了活潑的印章畫(huà)面。
 
        此書(shū)特點(diǎn)是一幅漆畫(huà)一首七律,勿用說(shuō),這七律的作者肯定是多民自己了。因為多民曾畫(huà)一百幅漆畫(huà),寫(xiě)了一百首七律,寫(xiě)好后,他曾請唐槐詩(shī)社副社長(cháng)黃文辛老師過(guò)目,黃文辛老師對此大加贊揚,立刻介紹他加入中華詩(shī)詞學(xué)會(huì )。
 
       真好,本來(lái)詩(shī)書(shū)畫(huà)印就是相通的,多民占全了。多民的七律是由他的學(xué)生蔡鐵軍書(shū)寫(xiě)的,他請蔡鐵軍書(shū)寫(xiě),也是想讓學(xué)生的才華早露頭角。
 
      我一首詩(shī)一幅畫(huà)地欣賞,新疆新景、庫爾勒觀(guān)、禮朝二圣、壁畫(huà)觀(guān)舞、欣賞漆盤(pán)、圣城禮拜、佛窟經(jīng)變圖、新疆采風(fēng)、絲路考察、遠赴敦煌、飛天起舞、盛贊云岡、瞻仰壁畫(huà)、觀(guān)苗女舞蹈、賞絲路花雨舞劇、洞中寫(xiě)生、心儀飛天、畫(huà)飛天漆盤(pán)、石窟飛思,啊,美輪美奐,一詩(shī)一幅不可落。這本漆畫(huà),價(jià)值連城!
 
        我恨我來(lái)得有點(diǎn)晚,多看幾次必然會(huì )多體驗幾次。好在多民給我這幾本書(shū),并到我家里來(lái)繼續答我這個(gè)“記者問(wèn)”。
 
 
       我們同樣起步于太原三中,受教于共同的老師,但是,發(fā)展的路徑大不相同。同學(xué)中出現一位佼佼者,一位大藝術(shù)家,除了佩服就是祝福。
 
       我不知道多民下一步會(huì )到哪里云游,更不知道他的展品將在哪里展出,但知道他一直在進(jìn)行一種帶有創(chuàng )意的“文化行旅”,“老夫聊發(fā)少年狂”對他來(lái)說(shuō),是進(jìn)行曲。
 
       打開(kāi)地圖,研究路線(xiàn),他又會(huì )站在他曾經(jīng)留下深深腳印的地方,再出發(fā),將人,歷史、自然和他的繪畫(huà)篆刻藝術(shù)融在一起,繼續做他的“奇人之旅”,我的文字會(huì )繼續跟隨他。
 
     
        安多民,字長(cháng)樂(lè ),山西平遙人。
 
        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西泠印社社員、中華詩(shī)詞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唐槐詩(shī)社社員、山西書(shū)協(xié)篆刻創(chuàng )作委員會(huì )委員,中國藏書(shū)票藝委員會(huì )委員,山西師大客座教授,北京古典印象公司藝術(shù)總監。當代成就卓著(zhù)的肖形印名家。
 
        出版著(zhù)作有《安多民印譜》、《安多民飛天藝術(shù)漆畫(huà)》、《中國篆刻百家——安多民卷》、“飛天”肖形印集《安多民篆刻》等。 
 
        藝術(shù)廣涉詩(shī)、書(shū)、畫(huà)、印、古建、金石等,詩(shī)詞沿襲唐宋,書(shū)法擅甲骨文、金文,篆刻尤擅肖形印,國畫(huà)重彩積墨法獨樹(shù)一幟。
 
        其書(shū)作被道教圣地齊云山刻石摩崖,其印作被天津黃崖關(guān)長(cháng)城碑林刻碑。尤其是佛造像、十二生肖印新穎獨特,神妙絕倫,被國內外書(shū)畫(huà)家、收藏家所喜愛(ài)。
 
        2018夏應邀在央視書(shū)畫(huà)頻道“一日一印”欄目講授肖形印創(chuàng )作15講,共半個(gè)月。
 
 
        作者丨劉小云
 
        劉小云,中國金融作協(xié)、中華詩(shī)詞學(xué)會(huì )、中國散文學(xué)會(huì )、山西省作協(xié)、山西女作家協(xié)會(huì )、山西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山西詩(shī)詞學(xué)會(huì )顧問(wèn)、山西杏花詩(shī)社副社長(chá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