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和故事檔案:流浪的歌謠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2-12-11 09:21:57
分享至:

摘要:李二和故事檔案:流浪的歌謠

—— 一個(gè)建筑小工來(lái)到賈蘭坡院士家中

梅僧 文子

      近40年來(lái),我國海洋與絲路文化資深學(xué)者、海洋與絲路文化史學(xué)研究奠基人李二和先生的事跡持續引發(fā)中外逾千家媒體關(guān)注,在社會(huì )中產(chǎn)生廣泛影響。2022年2月11日和11月11日,國家重點(diǎn)新聞網(wǎng)環(huán)京津新聞網(wǎng)、網(wǎng)易新聞等又先后播發(fā)和轉載了記者采寫(xiě)的《李二和:36年“絲路”跋涉 ,一曲彌久醇香的“中國故事”》、《李二和故事檔案:流浪的歌謠——絲路文化研究的奠基之旅“殷人東渡”之說(shuō)緣起》紀實(shí)長(cháng)文,作為獨特的文化現象,再度引發(fā)社會(huì )各界熱切關(guān)注,感動(dòng)著(zhù)無(wú)數人。人們以電話(huà)、書(shū)信和微信等不同方式向這位40年默默耕耘在“絲路”上的“孤獨的流浪者”“遠行人”,表達由衷的敬意和祝福。

      李二和走過(guò)的路,所經(jīng)受的坎坷、孤獨和艱辛遠比人們想象的要更加復雜、更加曲折,他如此癡迷地以生命追尋和探索漫漫絲路上的那些歷史真相和撲朔迷離的故事,以一個(gè)思想家的獨特視角、深度思考和解讀生命,探賾索隱、鉤深致遠、追溯記憶、窖藏文明。既是一個(gè)訴說(shuō)故事的人,也是一個(gè)深陷或纏繞在故事里的人;歷史、現實(shí),人類(lèi)與自然以及思想者的多重折磨使他幾乎每天都跋涉在生活的泥濘、艱難乃至精神的蹂躪和摧殘中。其執著(zhù)頑強、質(zhì)樸純凈的人格精神以及對黑暗的洞徹和對世界的關(guān)懷悲憫與深刻解讀,令世人所難以想象;他義無(wú)反顧地朝著(zhù)夢(mèng)想前行,忍辱負重,百折不撓,不改初心、不計屈苦、不畏艱辛。無(wú)論經(jīng)歷多少,經(jīng)歷了什么?俱已往矣!他和他的家人都悉數消化。幾度面對逾百家媒體,他對過(guò)往只字不提;他不愿再使過(guò)去的苦難和哀痛無(wú)論對誰(shuí)成為新的傷害,他對記者朋友們說(shuō):“40年前,我娘曾經(jīng)告誡我,過(guò)去所發(fā)生的一切一切,一定都要把它們忘記。他謹記母親的教誨,進(jìn)入城市的40多年,他就是這樣做的。屢屢的曾經(jīng)的艱辛、苦難和屈辱,歲月年輪里那一幕幕或清晰或散淡的遙遠記憶,都已涅槃幻化成一曲曲美麗的歌謠,他反倒格外懷念和珍重”。

 641

      (2000年李二和在北部灣)

       家中大小事從不操辦,不麻煩任何人

       李二和把全部的精力和心智都投入在了藝術(shù)創(chuàng )作和中華海洋與絲路文明史學(xué)研究中,數十年如一日,他沒(méi)有給國家和社會(huì )添過(guò)任何麻煩。作為體制內的一名干部和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工作者,他沒(méi)用過(guò)一次公車(chē);沒(méi)報過(guò)一次差旅費、醫藥費、課題費,甚至連申報獎項或各類(lèi)榮譽(yù)都極少。他戲稱(chēng)自己是學(xué)界的野生動(dòng)物,像狗一樣忠于職守。為克服各種困難、壓力和阻力,他和他的家庭都付出和承受了巨大的艱辛。

      父親、母親和岳母、岳父去世,他沒(méi)有一次大操大辦,沒(méi)有驚動(dòng)任何一個(gè)人,而是帶領(lǐng)家人一曲音樂(lè ),幾束鮮花,靜靜地把老人送走。

      他早晚陪伴母親在廣場(chǎng)上散步、跳舞近20年,影響了這個(gè)城市和社會(huì )上的太多人,成為廣場(chǎng)和這座城市一道最美、最獨特、最溫馨的風(fēng)景。

      兒子結婚,他沒(méi)有告知任何親朋好友,她和愛(ài)人和兒子、兒媳跟平時(shí)一樣在家歡歡喜喜吃頓便飯。聊家史,說(shuō)家風(fēng),追思伯父在抗日戰爭中怎樣成為一名英雄和烈士;父親怎樣走上創(chuàng )作之路;母親學(xué)文化、孝敬爺爺、奶奶和姥姥的美德故事;妻子默默支持、無(wú)微不至呵護他從事海洋與絲路文化史學(xué)研究數十載所付出的巨大艱辛;感恩朋友、知己和同道如何跟隨他“遠行”,投身絲路文化事業(yè);解析一個(gè)普通人的社會(huì )價(jià)值、國家情懷和生命意義。

      孫子出世,他更沒(méi)有擺宴席請客吃飯,和以往一樣,一家人圍坐在一起,暢談責任擔當;交流風(fēng)尚和教育;探討父母怎樣成為兒女和社會(huì )的楷模。

      40多年來(lái),他沒(méi)休過(guò)一次年假,沒(méi)歇過(guò)一個(gè)周末、一個(gè)星期天;年逾五旬甚至還撐著(zhù)瘦弱、帶病的身子和極其繁重的《中華海洋與絲路文明文獻集成》修訂、編譯、出版工程及許多重要編撰工作和社會(huì )事務(wù),為防疫、創(chuàng )城在十字路口站崗值班,以至外出考察、開(kāi)會(huì )實(shí)在沒(méi)有辦法時(shí),不得不安排兒子來(lái)替他。

      40多年來(lái),他每天都深夜入睡、凌晨起床處理文件和稿子,看不完的書(shū),接待不完的客人,日無(wú)暇晷、旰食宵衣。以致愛(ài)人心疼,經(jīng)常凌晨早起為他加餐、熬粥、送飯。

       講故事的人,一直都在故事中

       李二和是一曲彌久淳香的“中國故事”、“生命故事”,一曲優(yōu)美到幾近極致的歌謠。為此,我們在征得李二和先生同意,也攜帶著(zhù)眾多媒體和眾多新聞人的期待和關(guān)注乃至好奇,更承載著(zhù)中外億萬(wàn)讀者和社會(huì )各界對他的鐘愛(ài)和敬仰,在他簡(jiǎn)陋而極富深意的工作室與其促膝長(cháng)談,尋訪(fǎng)關(guān)于他哪怕只言片語(yǔ)的故事。

      細心的讀者朋友可曾還記得?他的那一段感人至深的文字:

      “當途經(jīng)或遇到我的愛(ài)的時(shí)候,請撐一枚月亮當傘。我的愛(ài)將放逐無(wú)數星系,鼓蕩在生命與靈魂的原野,我織無(wú)敵美麗的方舟,擺渡罪惡的世界到彼岸。當途經(jīng)或遇到我的愛(ài)的時(shí)候,請抓緊我的羽毛或衣衫,我策馬牽星辰疾駛,趁春天還在手上,寄所有的善與美,到遍及無(wú)極,順便把地獄之門(mén)關(guān)上,廣播清明點(diǎn)亮所有黑暗”;“當途經(jīng)或遇到我的愛(ài)的時(shí)候,請撐一枚月亮當傘,我浩瀚的智慧將照徹宇廟之光,破譯所有的有和無(wú),所有黑暗和無(wú)恥,呈現全部的秘密和真相,把永恒和無(wú)極編織成潔凈的春天——”。(摘自李二和《心約》)。

      這不像一個(gè)作家或詩(shī)人的詩(shī),而儼然一個(gè)禪師或思想者充滿(mǎn)智慧的醒世文字。

      這或許是他生命的莊嚴承諾,是他心靈最浪漫的歌謠!

     (李二和作《孤獨的遠行》

      《與鄭和相遇海上》臺灣德威國際)

      李二和,無(wú)疑是一個(gè)擁有著(zhù)博大情懷和渾身濃縮太多故事的人。

      他祖籍河北靈壽,自幼飽歷衣不裹體、食不果腹的艱苦生活;幾度失學(xué)務(wù)農、做清潔工,斷斷續續讀過(guò)小學(xué)和中學(xué);輾轉在河道、水庫、建筑、街道、植保站等工地當民工;7歲開(kāi)始在母親陪伴下油燈夜讀,早晚打草、拾柴、下地耕作、半工半讀;14歲開(kāi)始發(fā)表詩(shī)歌、散文;17歲騎一輛17塊錢(qián)買(mǎi)的自行車(chē),奔波往返在多家建筑工地;無(wú)論是流浪的那些年還是之后的日子,他身上從來(lái)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書(shū)、紙、筆;一路瘋狂讀書(shū)、寫(xiě)作;靠艱難自學(xué)終于成長(cháng)為一名卓有成就的藝術(shù)家和資深學(xué)者——56年孤獨傳奇,36年執著(zhù)絲路跋涉與追尋。

      撥開(kāi)歷史的重重迷霧,穿越中華7000年,他在浩如煙海的文獻典籍和古遺址、博物館、檔案館乃至五花八門(mén)的資料渠道穿行,輾轉跋涉、披閱古今,寫(xiě)下了約計200多萬(wàn)字的尋訪(fǎng)筆記,出版300多萬(wàn)字文獻專(zhuān)著(zhù),行程約50000公里,忍辱負重、歷盡艱辛。多年來(lái),他先后完成出版了填補國家空白的多卷本、多語(yǔ)種、文獻性《中國水運史》、《海上七千年》、《與鄭和相遇海上》、《和平大航?!返认盗形墨I.包括多部戲劇作品《中國戲劇的根本出路》、《祖籍》、《靈光》、《遠行》;其濃縮的一曲曲彌久醇香、可歌可泣的“中國故事”,與一個(gè)崛起的大時(shí)代不期而遇。

641 (1)

      (賈蘭坡為世界文化遺產(chǎn)“北京人遺址”題)

      數十年來(lái),他相遇和結識了百余位各界、各領(lǐng)域學(xué)者、院士、大師和許多重要或重量級人物;結識了無(wú)數平凡或不平凡的人;走過(guò)多少“八千里路云和月”?但真真的是“三十功名塵與土”。幾度放眼蒼茫大海,大洋彼岸的拉文塔,日出國,印第安人,唐人街。幾度凝眸江河湖澤、山川高原、大漠深處的漫漫絲路?尋訪(fǎng)或拜謁地中海沿岸的羅馬古城、邁森瓷窯、法蘭西城堡、匈奴古遺址、歐洲華夏絲路的傳播者栗特人、西突厥后裔奧斯曼人——還我航海真相!拳拳報國之心與日俱增。仰天長(cháng)嘯孤自?shī)^,四望征途寂無(wú)聲。然40年光陰未敢虛扔,卻如岳飛《滿(mǎn)江紅·寫(xiě)懷》里說(shuō)的那樣微不足道。“不因清正聲名遠,但有英雄跋涉來(lái)”!倒是走過(guò)數萬(wàn)里之遙,磨煉了意志和風(fēng)云人生。其智慧思想上的收獲或比學(xué)術(shù)成就本身更多。哪一日、哪一程、哪一回,幾乎都有一段輾轉離奇或美輪美奐的故事。

      (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cháng)、著(zhù)名歷史學(xué)家周谷城為李二和題寫(xiě)書(shū)名)

       (李二和《中國水運史》新華出版社

       李二和《與鄭和相遇海上》北京同心出版社)

       追尋價(jià)值和意義,成為生活和生命的方式

       李二和默默追尋民族價(jià)值、國家意義和生命意義,其成長(cháng)沿途涌動(dòng)和釋放著(zhù)巨大的精神力量。目前,除過(guò)去出版的系列文獻之外,他又已經(jīng)撰寫(xiě)完成了6部海洋與絲路文化文獻。該系列專(zhuān)著(zhù)仍以古代中國七千年水運、海洋和絲路文化中的重大史實(shí)為秩序框架,生動(dòng)再現古代中國的絲路文明以及對歐亞文化圈、環(huán)太平洋文化圈、印度洋文化圈形成的重要影響。已被編入《中華海洋與絲路文明文獻集成》系列工程,世界6大語(yǔ)種將同期翻譯出版。作為我國和一帶一路的第一套珍貴海洋與絲路文化文獻藍本,還將陸續以圖書(shū)、宮館、園林、教學(xué)、科研、影音、動(dòng)漫、繪本、手工、產(chǎn)業(yè)、基金及其它系列文化藝術(shù)孵化項目和衍生品牌,多樣化、多維度、立體式陸續呈現。

      李二和在漫長(cháng)的創(chuàng )作和研究沿途,融入了豐富而獨特的思考,鉤沉、梳理了一系列重要人文概念,豐富和完善了許多具有深刻歷史意味及獨特文化內涵的重要概念,在社會(huì )中產(chǎn)生深刻影響。諸如“絲路文化”、“大陸”、“古道”、“窖藏”、“海洋文明”、“中國文化”、“日本文化”等,也使李二和和因他作品衍生的“遠行部落”成為承載人類(lèi)精神最豐富的文化品牌和一個(gè)開(kāi)放的巨系統。其“遠行部落”、“絲路中華”、“古道文明”等一系列最能完美表達、呈現或訴說(shuō)華夏7000年歷史文明的史詩(shī)性、詩(shī)意化概念不僅緊貼國家“一帶一路”,更形成一部可持續孵化和深度開(kāi)掘的原創(chuàng )型文化智慧譜系。

       (李二和《海上七千年》新華出版社

       李二和《和平大航?!穱彝馕某霭嫔纾?/span>

       一家媒體是這樣記述他的:

      “他像宇宙星漢迸射的一粒石子,一曲流浪的歌謠,一枚幾近非人的逆流遠行者,不知疲倦、不知痛苦、千回百轉,總停不下奔騰的腳步;每天,都在經(jīng)歷坎坷和煎熬;每天,都在忍受艱辛和孤獨;每天都在思想和追溯遠行;在田間、在工地、在工棚,車(chē)間、街道、路途,風(fēng)中,雨中、太陽(yáng)和月亮底下、深夜和黎明;他用母親給他撿回來(lái)的牛皮紙、布告紙和各種五花八門(mén)的零星廢紙,記錄、寫(xiě)作、冥想;每天都渴望有一盞油燈,燈花兒稍大一些;每天都渴望吃一頓飽飯,有一本書(shū)讀,有一件囫圇衣裳,一間不漏雨的屋子;過(guò)安穩日子,上學(xué)念書(shū),不再像囚徒一樣仰望世界;不再像討乞一樣祈求溫飽,像人一樣活著(zhù)。無(wú)數的日夜,無(wú)數的無(wú)奈,無(wú)數的堅韌。在最絕望的日子,他依然看書(shū)、寫(xiě)作、投稿、打工,“希望”每天都被他執拗地塞進(jìn)街邊的那個(gè)郵筒,渴望遠方寄來(lái)的那一枚信封;渴望聽(tīng)到晌午開(kāi)山的炮聲,他會(huì )再一次、上百次、數百次、直至無(wú)休止地拼命朝那個(gè)郵筒奔跑,翻越十數里路,投稿子的信封象雪片、象子彈一樣執著(zhù)地飛到遠方,飛往全國各地,飛出去飛回來(lái),又飛出去。

       不堪回首,理卻更亂的歲月;那一粒粒艱辛、漫長(cháng)而又飽滿(mǎn)、可堪可期的日子。”

641 (2)

       (36年間無(wú)數的公益性演講和交流)

       一派狼藉的建筑工地,來(lái)了位鶴發(fā)童顏的史學(xué)老人

      1984年深秋,一位鶴發(fā)童顏的老人,輾轉從山西太原乘火車(chē)來(lái)到北京,又轉乘火車(chē)來(lái)到了李二和居住的這座小城。按照他們通信中描述的地址,老人竟自摸到了李二和所在的這家建筑工地。

當時(shí),李二和正在塵埃四起、瓦礫遍布、一派狼藉的工地上干活,他在劇烈轟鳴的攪拌機周?chē)η懊?。一?huì )兒搬磚抗水泥,一會(huì )又用鐵锨往攪拌機的翻斗里上沙石料。這時(shí),有好幾個(gè)工友沖他喊:“哎——李二和!快看那個(gè)老頭兒?是找你吧?”李二和順著(zhù)工友們手指的方向看去,工友們卻在竊笑。他們顯然覺(jué)得:每天在這樣一片骯臟不堪的工地上干活,與艱難和命運奮力抵抗的最底層人,與那個(gè)儒雅的老人斷然是不會(huì )有半毛關(guān)系的。他們不過(guò)是和他開(kāi)個(gè)玩笑。

       李二和蓬頭垢面,渾身沾滿(mǎn)了泥土,珍珠巖、草芥和沸騰翻卷的沙塵、樹(shù)葉之類(lèi),滿(mǎn)是汗漬和污泥的臉上,只露出一雙疲倦而猶豫的眼睛;一身本來(lái)是淡藍色的帆布工作服卻早已看不清本來(lái)的顏色;水泥、污漬和衣服凝固在一起,脫下來(lái)會(huì )直挺挺戳在地上。他緊緊盯著(zhù)站在籬柵外的這位耄耋老人,一眼就認出來(lái)了:這就是去年他剛剛在北京結識的史學(xué)家房仲甫先生。房老的一雙眼睛還在四處搜尋,李二和一時(shí)竟覺(jué)得木訥或愕然,嘴里不由自主地黙念道:“真是找我的!”他下意識拽著(zhù)手中的鐵锨,目不轉睛朝眼前的這位老人走去。鐵锨在他身后,任憑在突兀不平滿(mǎn)是磚頭和瓦礫的地上劃過(guò),發(fā)出一縷縷刺耳的吱吱啦啦的響聲。

641 (3)

      (八十年代房仲甫學(xué)術(shù)報告)

       老人顯然還沒(méi)有認出眼前朝他走過(guò)來(lái)的這個(gè)臟兮兮的年輕人,正是他輾轉千里要找的那個(gè)李二和。直到他彎腰鉆出籬柵,用異樣的聲音喊了聲:“房老!”房老才如夢(mèng)方醒般認出了他。他手中還緊緊拎著(zhù)那把鐵锨,房老一把就把他摟住,兩眼淚水禁不住流出來(lái)。他使勁兒抱抱他,不由分說(shuō)地說(shuō):“跟我走吧!你是個(gè)才子,怎么會(huì )是這個(gè)樣子?在這里會(huì )把你毀掉的”!

李二和一頭懵懂地任憑房老痛惜地喃喃自語(yǔ),隨后便鬼使神差跟隨著(zhù)這位老人離開(kāi)了他忙碌三年并被兩度解雇的工地。那時(shí),他似乎還沒(méi)有意識到應該跟誰(shuí)打聲招呼,那怕去結算一下工錢(qián)?就這樣一身泥土跟著(zhù)房老來(lái)到了三角地旁的火車(chē)站。

641 (4)

       (80年代初的廊坊火車(chē)站)

       要進(jìn)候車(chē)室,房老回過(guò)頭來(lái)叮囑他:“跟緊我哦,可不敢丟了!”

       李二和說(shuō),時(shí)至今日他依然還清晰記得三角地街上悠遠清冷的叫賣(mài)聲:“哎——蘿卜賽梨——!”風(fēng)中搖曳的散亂旗幌?“冰糖葫蘆——!”那個(gè)肩扛著(zhù)草把,上面插滿(mǎn)冰糖葫蘆的小女孩兒和那個(gè)赤腳光背、蓬頭污面在街頭賣(mài)冰棍兒的稚弱少年?“哎!一根兒三分錢(qián)唻——!”頭戴麥秸莛草帽,肩披羊肚布巾蹬洋車(chē)的車(chē)夫;那個(gè)丟了三寸布票邊跑邊問(wèn)、焦急得滿(mǎn)臉是汗水的大娘?老穆飯館和王記茶攤?老站臺上的老民警、老天橋、老站牌、老槐樹(shù)?  

      東風(fēng)商場(chǎng)和四季春菜市場(chǎng)?在藍天與街衢上空倏然飄落,忽而又回旋纏綿的飛鳥(niǎo)與鴿群?還有更遠處,秋風(fēng)里那起伏涌動(dòng)的蘆葦蕩?又大又圓的月亮升起來(lái)了,捉迷藏、撈蝌蚪的孩子們還不回來(lái)?娘在家還惦著(zhù)呢!

       40年過(guò)去了,你們可都還好嗎?!

       李二和緊緊跟在房仲甫身后,看著(zhù)他蹀躞的腳步不時(shí)拖帶著(zhù)深秋的樹(shù)葉,長(cháng)衫的垂角有節奏地拍打著(zhù)褲腿。他一只手抄在長(cháng)衫里,另只手遮住陽(yáng)光不往后看,仿佛帶人去和他平分一件特別便宜的好事,堅信你會(huì )永遠跟著(zhù)。李二和如此緊攆著(zhù)他進(jìn)了候車(chē)室,就見(jiàn)房仲甫抖抖索索地從窗口取出兩張火車(chē)票并反手遞給他一張。然后,他們進(jìn)站臺、上天橋、下天橋,坐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車(chē)。

641 (5)

      (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廊坊三角地和火車(chē)站候車(chē)室)

       一個(gè)建筑小工,來(lái)到賈蘭坡院士家中

       他們來(lái)到了北京火車(chē)站,為了節省兩個(gè)票錢(qián),便步行一直到西城西直門(mén)外大街的中國科學(xué)院古脊椎動(dòng)物與古人類(lèi)研究所附近的一棟住宅樓。

      大約到了三樓,房老抬手敲門(mén),回頭打量蓬頭垢面、破衣?tīng)€衫、渾身泥土的李二和,抬起的手卻又停了下來(lái)。幾分無(wú)奈、幾分猶豫,他回頭問(wèn)李二和:“知道要見(jiàn)誰(shuí)嗎?”李二和搖了搖頭。房老一字一頓地告訴他:“賈蘭坡!”李二和聞此,立刻有一些緊張或尷尬,預言卻又止。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一雙還沾滿(mǎn)了泥巴的手,兩眼無(wú)助地望著(zhù)房老。房老看著(zhù)他的神態(tài),眼角里似有些潮濕。遂有些心疼地摸了摸他的頭,然后舉手輕輕敲門(mén)。

       門(mén)被打開(kāi),李二和一眼認出了賈蘭坡。

       記得他還在上初中時(shí),在縣文化館里就曾先后借到過(guò)幾本賈蘭坡的書(shū),《中國猿人及其文化》、《周口店“北京人之家”》和《賈蘭坡談北京猿人》等,他被書(shū)中描寫(xiě)的“北京人”的生活圖景所迷住,對周口店、山頂洞、丁村遺址、半坡遺址、三星堆遺址發(fā)生了濃厚興趣,知道了什么是考古、發(fā)掘和“樹(shù)輪定年”,知道了“地層劃分”、“碳十四”、 “古地磁”。在以后的流浪生活中,他又先后在圖書(shū)館借到了賈蘭坡的書(shū),如《北京人》、《中國歷史的童年》等。那時(shí)候,他并不知道賈蘭坡是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更不知道“院士”到底是何等頭銜,有多重要,他只知道賈蘭坡這個(gè)人非常厲害。從那時(shí)起,歷史和文化在他的心田里,竟播下了深深的種子。

      (賈蘭坡《中國猿人及其文化》中華書(shū)局

      《賈蘭坡談北京猿人》湖南少兒出版社出版)

      賈老打開(kāi)了門(mén)卻一臉愕然,他看看房老,再上下打量這位“土”的“渾身掉渣”的年輕人,房老躬身趕緊向賈老解釋?zhuān)?ldquo;賈老不好意思,這是李二和。是我從工地上直接把他帶來(lái)的!”賈老聞此,恍然夢(mèng)醒,趕緊伸出手一把把李二和拉進(jìn)屋,但一時(shí)卻不知所措。還是房老征詢(xún)地提醒賈老說(shuō):“賈老,先讓他洗個(gè)澡吧?”賈老趕緊應著(zhù):“是是是!小李,快跟我來(lái)!”隨后拉著(zhù)李二和的手走進(jìn)衛生間,幫他打開(kāi)水、脫衣服。房老見(jiàn)狀一面急得在屋子里踱步,一面沖賈老嚷嚷:“哎呀賈老啊,您讓他自己脫嘛!”

      賈老一面嘻嘻笑著(zhù),一面安排好李二和洗澡,自己卻立刻又跑到臥室翻箱倒柜,原來(lái)是給李二和找一身干凈衣裳。房老感激而誠惶誠恐地看著(zhù)賈老里里外外地忙活,直到李二和洗完澡換好衣服,賈老和房老才坐下來(lái)談事。

641 (6)

      (賈蘭坡院士在工作)

       他們談話(huà)的大意是: 1761年,法國一個(gè)叫德·歧尼的漢學(xué)家,以《美洲海岸中國人航跡之尋究》為題,給法國文史學(xué)院作了場(chǎng)報告。根據他在中國史書(shū)上的發(fā)現,中國有個(gè)叫彗深的和尚,早在“哥倫布發(fā)現美洲”1000年前就已經(jīng)到達了美洲。所以,最先發(fā)現美洲的并不是哥倫布,而是古代的中國人。

       一封來(lái)自大洋彼岸的信,揭開(kāi)“殷人航海之謎”研究的序幕

       李二和一面有一句沒(méi)一句聽(tīng)著(zhù)賈老和房老交流關(guān)于印第安人和“殷人東渡”的話(huà)題,一面卻禁不住偷偷環(huán)顧賈老的家,見(jiàn)他的每間屋子里,地上和墻上到處都是骷髏、骨片、骨架或化石之類(lèi)的稀奇物件,驟然就覺(jué)得有點(diǎn)陰森恐怖。房老見(jiàn)李二和有些驚駭的樣子,遂中斷和賈老的談話(huà)向他介紹說(shuō):“二和啊我來(lái)告訴你,賈老是世界著(zhù)名的舊石器考古學(xué)家、古人類(lèi)學(xué)家、第四紀地質(zhì)學(xué)家,是中國科學(xué)院資深院士,也是美國國家科學(xué)院外籍院士” ;“是一位沒(méi)有上過(guò)大學(xué),卻登上了人類(lèi)最高科學(xué)殿堂最頂端的傳奇式科學(xué)家。”房老頗為自豪,操著(zhù)蹩腳的普通話(huà)和半濃重的山西老西兒口音,慢條斯理、一板一眼地接著(zhù)對李二和說(shuō):“北京周口店遺址知道吧?周口店遺址的多個(gè)地點(diǎn),都是由賈老和裴文中教授主持發(fā)掘的;1950年以后,賈老又先后主持參加了一系列著(zhù)名古人類(lèi)、古文化遺址的發(fā)掘。最主要的就是北京人和山西峙峪人”。房老如數家珍,就像歷數他自己所做過(guò)的事情。

641 (7)

       (年輕時(shí)期的賈蘭坡在考古現場(chǎng))

       賈蘭坡笑了,不無(wú)感慨地搖了搖頭補充說(shuō):“尤其這些個(gè)北京人標本化石,就像我的孩子,我對它們的感情是常人難以理解的。這些年來(lái),我一直被失蹤的北京人頭蓋骨折磨,這輩子最大心愿,就是能把它們找回來(lái)!”賈老嘆了口氣。

       房老連連搖頭又點(diǎn)頭,欲言又止,自是感慨良多。

       賈老打開(kāi)了桌子下面的抽屜,從里面小心翼翼抻出兩枚長(cháng)長(cháng)的信封,隨后取出一小塊兒石頭標本。這便是世界學(xué)界幾乎人盡皆知的“中國殷人先于哥倫布航達美洲的新物證”——美洲墨西哥灣出土的古代中國的石錨標本。是美國圣地亞哥大學(xué)考古學(xué)家詹姆斯·莫里亞蒂博士1979年4月和1980年8月先后兩次寄給賈蘭坡院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