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勝寺看塔

來(lái)源:
發(fā)布時(shí)間:
2022-12-20 18:01:34
分享至:

摘要:廣勝寺看塔



廣勝寺看塔
作者|安多民 
 
       記得那一年,槐鄉洪洞縣尋根祭祖活動(dòng)掀起了高潮,活動(dòng)的重頭戲便是“德運杯”第二屆國際書(shū)畫(huà)藝術(shù)大展,一時(shí)海內外書(shū)畫(huà)藝術(shù)家云集洪洞,大槐樹(shù)祭祖堂彩旗飄揚,鑼鼓喧天,人山人海,好不熱鬧!我們古城平遙書(shū)畫(huà)家張天誠先生也在大展中獲獎、入選而應邀參加,與前來(lái)尋根、祭祖、參會(huì )的各地友人歡聚一堂。組委會(huì )還安排書(shū)畫(huà)家們參觀(guān)游覽了洪洞三勝:古槐、古監、古寺。古寺,那當然是遐邇聞名的佛教古剎廣勝寺。
 
 
       我最想看的是寺里那七彩琉璃飛虹塔。多少次在同普線(xiàn)上走過(guò)時(shí)我把它遙望,多少次在火車(chē)經(jīng)過(guò)時(shí)我欲停車(chē)趨前!多么想走近它,近距離瞻望它,觸摸它,參拜它,親近它!
 
       次日,風(fēng)和日麗,春光蕩漾,柳絲垂綠,春草發(fā)芽。我們一百多人的龐大隊伍分乘八輛中巴車(chē)浩浩蕩蕩駛往廣勝寺。一路上古柏夾道,杏花爛漫。我的期盼馬上就要實(shí)現了!小汽車(chē)飛馳著(zhù),把我的心一步步帶近它。一路上,我總是緊貼著(zhù)車(chē)玻璃極力在搜尋。
 
 
       看到了!聳立在藍天的一柄金劍,在麗日下熠熠閃光!看見(jiàn)了!雨霽后的一道彩虹,在白云間斑斕耀眼!??!多美!多漂亮!那就是我想要看的寶塔!它多么像仙女從天空撒下的一條花帶,定格在青山碧水間;它多么像龍宮豎起的一支珊瑚筆,屹立在玉泉清流上。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它的魅力所吸引!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它的壯美所傾倒!不知道有多少人為它送上贊美的歌!它金碧輝煌,富麗堂皇;它絢麗多彩,橫絕九天,它巍峨壯觀(guān),嬌美多姿……
 
       廣勝分上寺和下寺。寶塔在上寺,它矗立在山巔。我們車(chē)隊經(jīng)過(guò)下寺,繞過(guò)泉池,直上山頂,來(lái)到塔前。一百多藝術(shù)家蜂擁而來(lái),為古塔的巍峨壯觀(guān)、華麗多彩而驚嘆不已,大家群情激昂,人聲鼎沸,有的迫不及待地拍照留影,有的手抖動(dòng)著(zhù)用筆速寫(xiě)描繪,我呢,怔怔地仰望著(zhù)七彩琉璃飛虹塔思潮澎湃,只想把它的倩影深深地攝入我的心田。我從下往上一層層數著(zhù),有十三層之多,塔身通體琉璃復蓋,赤橙黃綠,爭奇斗艷,無(wú)比壯觀(guān)。更因為寶塔高插云表,經(jīng)陽(yáng)光映照,確是七彩飛動(dòng),狀若飛虹,與藍天相映照,構成一幅色澤鮮艷、光彩奪目的美麗畫(huà)面。下面幾層有琉璃彩塑:盤(pán)龍,走獸,仙人,金剛,力士,菩薩,飛天,花卉……皆栩栩如生,呼之欲出。上面幾層直至塔頂,全都用黃、綠、紫七色琉璃浮雕彩繪,有斗拱,角柱,望柱,垂花柱,樓閣,佛像,蓮花……都形象生動(dòng),精制無(wú)比,經(jīng)雨常洗,千年如新。其華美壯麗的藝術(shù)魅力,把我們這群來(lái)至全國各地的書(shū)畫(huà)家折服得五體投地,不住地嘖嘖稱(chēng)贊。
 
 
       古塔,多屬于佛教建筑藝術(shù),多為高僧大德的舍利寶塔,從東漢佛教傳入中國時(shí)起,各地便陸續出現佛塔,可見(jiàn)已歷史久遠。由于地域、時(shí)代等原因,域內出現了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塔。年輕時(shí)在全國騎游中,我也曾見(jiàn)過(guò)很多塔,見(jiàn)多了,心中便產(chǎn)生一種莫名的喜歡與敬仰,驚嘆宗教的力量讓人能夠在大地上建造凌云高聳的玩意,真不可思議。要假使沒(méi)有宗教,大地上是否就不會(huì )有高高的塔。中國古代不是有四大名樓嗎?印象頗深的記得有云南大理崇圣寺塔,西雙版納曼飛龍塔,與緬甸仰光佛塔風(fēng)格相仿佛。東北的遼陽(yáng)、朝陽(yáng)白塔都具有遼代明顯的時(shí)代特征。上海好朋友鄒世杰先生親自陪我觀(guān)看了滬上好幾座著(zhù)名佛塔,在龍華寺塔前我們還合影留念。在西北甘肅、西藏、青海等地見(jiàn)到的塔各式各樣,我見(jiàn)到裝飾最美的當屬青海省黃南州同仁市的郭麻日寺塔,屬于藏傳佛教的喇嘛塔,那是真正的銀裝玉飾、金碧輝煌,我去時(shí)正有一幫臺灣游客來(lái)到,人們觀(guān)看了佛塔無(wú)不嘖嘖稱(chēng)奇。但青藏高原的喇嘛塔與內地漢傳佛教的佛塔建筑風(fēng)格完全不同,就與我家鄉平遙冀郭村的白塔不同,冀郭村白塔形制與洪洞廣勝寺琉璃飛虹塔相似,恰如一雙“姊妹”。只是冀郭白塔如象牙高聳,廣勝寺塔如彩虹飄拂。
 
        我們書(shū)法隊伍繼續參觀(guān)琉璃塔,古塔中空,可沿梯階踏道攀爬而上,但我們只能上到笫二層,因安全因素不可再攀。二層中有一洞,漆黑無(wú)比,有人借手機的燈光照射摸索進(jìn)去,發(fā)現里邊有一尊泥塑大佛。人人都想一睹大佛尊容,紛紛擁擠過(guò)來(lái),人稠地窄,或探頭、或鉆肩,有人用照相機閃光燈照去,大伙看到金佛閃耀,又一亮,看到金佛微笑!“嗬!”大伙都不約而同地發(fā)出了一聲歡呼聲,金佛顯靈了嗎?于是大家又是驚嘆,又是贊美。這樣還不過(guò)癮,還想多看一眼,于是舉起手機用照相機燈連連閃照,我們眼前的金佛便周身晃動(dòng)起來(lái),原來(lái)是燈光在晃動(dòng),燈光中,莊嚴慈祥的佛給我們溫情脈脈的祝福。
 
 
       隊伍往前繼續游覽。在彌陀殿里,一位有心計的外地書(shū)法家,在佛像前展開(kāi)他事先寫(xiě)好的《金剛經(jīng)》長(cháng)卷,讓兩位和尚給“開(kāi)光”。他大概覺(jué)得拿來(lái)到寺廟中,又有案頭紅燭高燒,香爐青煙繚繞,還有木魚(yú)聲聲,鐘鼓齊鳴,加之尚口中念念有詞,儀式莊重又嚴肅,相信藝術(shù)借助于佛光加持與凡物絕不相同。據說(shuō),“開(kāi)過(guò)光”的物件都有佛菩薩的靈氣,便成為身價(jià)百倍的寶物,物件的主人會(huì )感到無(wú)比欣慰和自豪。
 
        殿后有殿,廟中有廟,寺中建筑鱗次櫛比。往后還有大雄寶殿,毗盧殿,觀(guān)音殿,地藏殿,廂房,廊廡等。高處有一呂祖神仙洞,洞頂高崖上古柏如虬,凌空枝舞,殿前寶塔高聳,鈴鐸似歌。我登上古洞,鳥(niǎo)瞰山下黃土高原、三晉大地,眼前阡陌縱橫,沃野千里;汾水泛波,春光融融……
 
        看不夠啊,廣勝寺的三絕:古塔,壁畫(huà),金藏經(jīng);讀不完啊,碑文、詩(shī)詞、嘉對聯(lián)……寺里有兩副對聯(lián)對廣勝寺的描繪恰如其分:
 
        “飛虹寶塔迎日月光明普照廣勝寺,金版藏經(jīng)留禪院佛學(xué)流布大霍山。”
 
         “瑞靄接瑤天敷法雨慈云盈太岳,祥風(fēng)飄丹闕映金光玉影結飛虹。”
 
          留戀不舍的是那七彩琉璃飛虹塔,它屹立在赤日藍天下,更銘刻在我的心田上。
 

 
       作者簡(jiǎn)介:安多民,男,1949年生,山西平遙人。經(jīng)歷工、農、商、學(xué)、兵五業(yè),工作之余,曾單人單騎(自行車(chē))周游了幾乎全國所有省。
 
       文革前從平遙二中考入省重點(diǎn)高中太原成成中學(xué)(太原三中),后入伍北海艦隊,復員從事水利地質(zhì)工作,78年恢復高考后考入太原師專(zhuān)中文專(zhuān)業(yè)。畢業(yè)后任教。好詩(shī)、書(shū)、畫(huà)、印、詩(shī)、文。書(shū)喜篆隸,畫(huà)善重彩,印擅肖形,詩(shī)愛(ài)格律,文寫(xiě)游記。篆刻作品曾入選全國首屆、二、三、四、六屆(獲獎提名)篆刻展及多次全國書(shū)法篆刻展,以及西泠印社篆刻評展、中日篆刻交流展等。2015年漆畫(huà)冠名“飛天起舞”在山西省美術(shù)館舉辦展覽,2016年冠名“飛天悅佛”在佛教圣地五臺山普薩頂與愛(ài)徒鐵軍舉辦展覽。絲路考察飛天詩(shī)詞發(fā)表于《中華詩(shī)詞》《唐槐吟苑》等雜志。于央視《書(shū)畫(huà)頻道》“一日一印”欄目講授篆刻肖形印15講(半個(gè)月)。
 
        現為西泠印社社員,中國書(shū)法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中國詩(shī)詞學(xué)會(huì )會(huì )員,山西省篆刻委員會(huì )委員,山西師大客座教授,北京古典印象公司藝術(shù)總監,小欖印社、大慶印社、洞庭印社藝術(shù)顧問(wèn),古城印社社長(cháng)。
 
       出版有《安多民肖形印》《中國篆刻百家.安多民卷》《肖形印精品賞析》(合編),《安多民印譜》(飛天專(zhuān)輯)《安多民飛天漆畫(huà)藝術(sh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