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審理問(wèn)題研究

來(lái)源:
藝網(wǎng)資訊
發(fā)布時(shí)間:
2022-05-26 08:18:31
分享至:

摘要: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審理問(wèn)題研究


 
       一、引言
       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審理問(wèn)題是一個(gè)復雜而重要的問(wèn)題,對該問(wèn)題處理不當極易損害刑事司法的公信力。然而,對于這樣一個(gè)重要的問(wèn)題,在2012年刑事訴訟法修改之前,僅有刑法第六十四條、1996年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八條及若干條司法解釋作了簡(jiǎn)單的規定。法律規定的不完善,導致司法實(shí)踐中對該問(wèn)題的處理較為混亂,一些法院的判決對涉案贓款、贓物沒(méi)有處理或者處理不明確,造成在執行時(shí)對涉案贓款、贓物無(wú)法執行。2012年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四條增加了“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應當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作出處理”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guān)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jiǎn)稱(chēng)《刑訴法解釋》)第十六章對此問(wèn)題予以細化。根據上述規定,筆者對刑事案件涉案財物的審理問(wèn)題作如下梳理,對其中的模糊問(wèn)題進(jìn)行分析,以期為司法實(shí)踐提供參考。
二、立法理由及法條釋義
       根據有關(guān)人員的解釋?zhuān)?012年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四條之所以明確規定法院的判決應當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作出處理,主要是基于以下幾點(diǎn)考慮:1979年刑事訴訟法對涉案財物的返還、移送、沒(méi)收等問(wèn)題沒(méi)有具體規定,實(shí)踐中作法不統一、不規范,有時(shí)甚至出現一些扯皮甚至違法處理的情況。因此,1996年修改刑事訴訟法時(shí)對被扣押、凍結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財物及其孳息如何處理作了規定。此后,隨著(zhù)實(shí)踐的深入,該條規定在實(shí)踐中仍存在問(wèn)題,即由哪個(gè)機關(guān)作出決定、依據什么法律文書(shū)處理,沒(méi)有明確規定,實(shí)踐中仍然存在由于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chǎn)權屬不明確而無(wú)法處理的問(wèn)題。有些既不能判斷屬于贓款贓物,無(wú)法予以沒(méi)收上繳國庫,也不能判斷屬于被害人的財產(chǎn)予以返還;有些財產(chǎn)如何處理,各機關(guān)認識不一,相互爭執扯皮;公安機關(guān)、人民檢察院無(wú)法妥善處理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產(chǎn),而法院在判決書(shū)中也沒(méi)有對該財產(chǎn)作出處理決定,導致大量的涉案財產(chǎn)擱置,無(wú)人問(wèn)津,社會(huì )反映強烈。{1}因為上述理由,2012年修改刑事訴訟法時(shí)增加了該條規定。
       那么,如何理解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應當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作出處理呢?筆者認為,該規定有如下含義:第一,只有人民法院才有權對權屬不明確的在案財物進(jìn)行處理,對于公訴機關(guān)提起明確指控的,人民法院必須作出處理,不得因涉案財物的權屬不明或者權屬較為復雜而不作處理;第二,人民法院對涉案財物的處理決定要體現在判決書(shū)中,即無(wú)論是何種處理結果,必須在判決書(shū)中予以明確,不得通過(guò)口頭裁定等方式處理;第三,需要處理的不僅有涉案財物本身,也包括這些財物的孳息,前者可稱(chēng)之為原生的違法所得,后者則稱(chēng)之為違法收益或者稱(chēng)之為派生的違法所得。一般認為,孳息可分為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兩種,天然孳息是指依物的自然屬性所產(chǎn)生的物,法定孳息則包括存款的利息、股票的紅利等。另外,必須明確的是此處的孳息是指查封、扣押、凍結之后涉案財物所產(chǎn)生的孳息;第四,此處的處理,內容應當具體明確,即根據涉案財物的性質(zhì)分別作出不同的處理,如經(jīng)認定為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應當作出返還被害人或者上繳國庫等決定,對于經(jīng)認定不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應當作出發(fā)還物品持有人的決定,對于無(wú)法認定是否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也應當作出返還物品持有人的決定。
三、庭前審查與先行處理
       對財物的保管和移送,司法實(shí)踐中一般采用誰(shuí)查封扣押誰(shuí)保管、誰(shuí)移送的原則。對查封、扣押、凍結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財物及其孳息,公安機關(guān)在移送審查起訴的時(shí)候,應當制作清單,一并移送人民檢察院;人民檢察院在提起公訴的時(shí)候,應當連同清單一并移送人民法院。公訴案件中查封、扣押、凍結的涉案財物及其孳息,人民法院在庭審以前應審查人民檢察院是否已經(jīng)處理,對于沒(méi)有處理的,應審查人民檢察院是否在提起公訴時(shí),移送財物及其孳息或者提交財產(chǎn)清單并在起訴書(shū)中有所涉及。對于涉案財物包含在人民檢察院起訴書(shū)的事實(shí)范圍內的,人民法院應當將其與案件一并審理。對于涉案財物沒(méi)有包含在起訴書(shū)的事實(shí)范圍內的,由于我國法院不是完全消極被動(dòng)的審理機關(guān),在一定程度上負有真實(shí)發(fā)現的責任,故人民法院應與檢察院進(jìn)行溝通,建議檢察院就涉案財物所涉及的事實(shí)補充起訴。{2}人民檢察院堅持不予補充起訴的,人民法院在調查后仍無(wú)法查清權屬的,應按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進(jìn)行處理。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359條的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階段的涉案財物的來(lái)源有兩個(gè),一是法院查封、扣押、凍結的被告人財物及其孳息;二是檢察院隨案移送的財物及其孳息。根據學(xué)者研究,檢察院移送的涉案財物的管理主要有兩種模式,即實(shí)物移送、分別管理模式和單據移送、公安管理模式。{3}也就是說(shuō),不管人民檢察院采用的是實(shí)物移送還是單據移送,人民法院在審理時(shí)對于案件中的財物應該是知道的。根據《刑訴法解釋》第356條的規定,無(wú)論是在法院階段產(chǎn)生的涉案財物,還是檢察院隨案移送的,對于被害人的合法財產(chǎn),且權屬明確的,可以確認屬于特定被害人所有的,應當依法及時(shí)返還,以使被害人的權利得到及時(shí)救濟。對于人民檢察院附有財物清單,但因該財物權屬明確,公安機關(guān)或者人民檢察院已經(jīng)先行返還相關(guān)人員的,人民法院不再處理。對于人民檢察院附有財物清單,涉案財物包含在起訴書(shū)的事實(shí)范圍內,且該涉案財物權屬不明確(如詐騙類(lèi)案件涉及多名被害人,但在案財物的總數與被害人被騙金額之間有差距,無(wú)法清償被害人全部損失,此時(shí)涉案財物的權屬就不明確),則應當在判決生效后,根據判決按比例返還各被害人,以平等地保障各被害人的合法權益。
四、法庭調查與異議處理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364條的規定,在法庭審理過(guò)程中,對涉案財物及其孳息,應當調查其權屬情況,對于是否系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需要由公訴方舉證證明。在法庭審理過(guò)程中,應要求人民檢察院舉示證據證明涉案財物的權屬和與案件的關(guān)聯(lián)情況,提出處置意見(jiàn)并說(shuō)明理由。對于涉案財物的權屬問(wèn)題,進(jìn)行調查時(shí)要抓住其中的證據鏈條。{4}一般來(lái)說(shuō),證據鏈條完整的案件,涉案財物的權屬都較為明確。涉案財物的具體法庭調查問(wèn)題,由法院靈活掌握,可以參考刑事部分的法庭調查程序,但應掌握一條原則,即根據法庭查明的事實(shí)和證據,不能確認涉案財物是違法所得或者其他涉案財產(chǎn)的,應按照存疑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進(jìn)行處理。那么,什么情況下才能確認呢?即調查涉案財物屬性時(shí)應達到什么樣的證明標準?筆者認為,在法律沒(méi)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應當依照刑事訴訟法關(guān)于證明標準的規定,即證據確實(shí)、充分標準。{5}因為,涉案財物的處理不僅涉及被告人的財產(chǎn)權,也是刑事判決的一部分,一些涉案財物直接涉及被告人的罪名及罪行的嚴重性,屬于案件事實(shí)的一部分,故應當依照刑事部分的證明標準。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364條第2款的規定,案外人有權對涉案財物提出權屬異議,法院對于案外人的異議應當審查,并根據不同的情況依法處理。本條設置的案外人異議程序,是借鑒的執行程序中案外人異議程序。對于案外人提出異議的渠道、方式、期限,對案外人異議的處理程序,以及案外人以什么身份參加刑事訴訟,在法庭中如何舉證、質(zhì)證、認證等問(wèn)題,《刑訴法解釋》均沒(méi)有具體規定,各地可以探索實(shí)踐。{6}筆者認為,具體方式可以靈活掌握。案外人提出異議的渠道、方式只要達到讓法官知曉的目的即可,期限在判決作出前都可以。案外人提出異議的,應提供基本的證據材料或者線(xiàn)索。案外人的身份可以是證人、被害人,要具體分析。舉證、質(zhì)證、認證等可參照刑事訴訟法庭調查程序進(jìn)行。當然,由于案外人異議程序更多的涉及的是財產(chǎn)的權屬問(wèn)題,與執行程序中的案外人異議程序較為類(lèi)似,故在案外人異議程序中,可以設定比刑事訴訟證明標準低一些的證據標準,可以參照作為民事訴訟證明標準的高度蓋然性標準,{7}即證實(shí)涉案財物屬于案外人的在案證據如果能夠達到高度蓋然性標準時(shí),應作出有利于案外人的決定。
五、處理形式與處理內容
       根據《刑訴法解釋》第365條的規定,對于與本案有關(guān)的涉案財物,應當在判決書(shū)中寫(xiě)明相關(guān)信息及處理方式等。根據該條規定,法院對涉案財物的處理必須在判決書(shū)中寫(xiě)明,對于涉案財物較多,不宜在判決主文中詳細列明的,可以附清單。對于涉案財物未隨案移送的,應當寫(xiě)明由查封、扣押、凍結機關(guān)負責處理。對于無(wú)法查清涉案財物的權屬,應作出返還物品持有人的決定。對于查明涉案財物與本案無(wú)關(guān)的,法院判決不作處理,由查封、扣押、凍結機關(guān)依法處理。根據《刑訴法解釋》第139條的規定,對于被告人非法占有、處置被害人財產(chǎn)的,應當依法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被害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1997年刑法第六十四條規定: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綜上,對于尚未追繳到案的違法所得財物,應當依法判決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且判決書(shū)中繼續追繳或責令退賠的金額或物品要具體明確。
       人民法院在作出判決的時(shí)候,應當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作出處理??傮w來(lái)說(shuō),對于屬于贓款贓物的,除了依法返還被害人的以外,依法予以沒(méi)收,上繳國庫。對于被告人的合法財產(chǎn),除了折抵罰金、沒(méi)收財產(chǎn)、附帶民事訴訟賠償外,剩余部分應當及時(shí)解除查封、扣押、凍結,返還被告人。具體來(lái)說(shuō),經(jīng)過(guò)舉證、質(zhì)證、辯論等法庭審理程序,如果法院經(jīng)審查能夠確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應當在判決中明確予以沒(méi)收或追繳。對沒(méi)收或追繳的涉案財物,應當在判決書(shū)中寫(xiě)明名稱(chēng)、金額、數量、存放地點(diǎn)及其處理方法等,涉案財物較多的,可以附清單;法院經(jīng)審查不能確認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及其孳息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應作出返還物品持有人的決定。涉案財物未隨案移送的,應當在判決書(shū)中寫(xiě)明,并寫(xiě)明由查封、扣押、凍結機關(guān)負責處理。查封、扣押、凍結的財物屬于被告人合法所有的,應當在賠償被害人損失、執行財產(chǎn)刑后及時(shí)返還被告人;財物未隨案移送的,應當通知查封、扣押、凍結機關(guān)將賠償被害人損失、執行財產(chǎn)刑的部分移送人民法院。
       根據實(shí)踐經(jīng)驗,對于確認屬于違法所得或者依法應當追繳的其他涉案財物的,具體處理方式主要有三種:返還被害人,沒(méi)收并上繳國庫以及交職能部門(mén)處理。其中,如果涉案財物屬專(zhuān)管機關(guān)管理的財物,應依相關(guān)規定將贓物交由有關(guān)職能部門(mén)處理。交職能部門(mén)處理具體又包括三種情形:{8}第一,如果贓物是文物的,應按國家文物局、財政部、公安部、海關(guān)總署、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聯(lián)合發(fā)布的《關(guān)于依法沒(méi)收、追繳文物的移交辦法》的規定,“在結案后應立即全部無(wú)償移交給接收部門(mén)”。第二,如果贓物是毒品的,應按國務(wù)院于1981年8月27日發(fā)布的《關(guān)于重申嚴禁鴉片、煙毒的通知》第五條的規定,各有關(guān)部門(mén)沒(méi)收毒品后,應一律將毒品上繳省、自治區、直轄市醫藥管理局后統一上繳國家醫藥管理局依法處理。第三,如果贓物是武器彈藥、管制刀具、易燃易爆、劇毒等危險品或者淫穢物品的,應由公安機關(guān)依法進(jìn)行處理。
       刑事涉案財物的處理直接關(guān)系到被告人的罪責大小以及利害關(guān)系人的切身利益。對涉案財物的妥善處理,對改善司法形象、樹(shù)立司法權威以及增強司法公信力均有重要的意義。在刑事訴訟法修改前,有人就曾經(jīng)建議法院對贓款贓物定性和行使最終處置權的原則。{9}這一建議雖未被采納,但刑事訴訟法及《刑訴法解釋》對于該問(wèn)題給予重視,規定人民法院在判決時(shí)對涉案財物應作出處理。財產(chǎn)是人類(lèi)文明特有的標示。在法治社會(huì ),國家權力對于任何財產(chǎn)權利的限制必須要經(jīng)過(guò)合法的程序。刑事訴訟法及《刑訴法解釋》對涉案財物處理程序的詳細規定,體現了國家對公民財產(chǎn)權利的重視與尊重,符合社會(huì )發(fā)展規律,有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